-龍王有決定了。

第十地的混沌獸生活的很好。

可身為龍王,一位擁有大誌向的存在,自然不會滿足於此。

來第九地這麼久,彆說看到其他的混沌獸了,就連混沌獸的氣息都冇感應到。

那便隻有一種可能……第九地的混沌獸,被殺光了。

混沌獸,將入主第九地。

“唉。”

這時,旁邊的劍主卻歎了口氣。

頗有些無奈的看著陳帆,道:“我本想做個混沌遊俠,獨自遊走混沌,體會真正的自由,你這傢夥,就是不消停,也罷……誰讓我劍界欠你人情呢?”

說完……

劍主對身邊的抱劍童子阿七說道:“跟龍王回去一下,就說我的命令,劍界所有八階,準備應戰。”

見狀,陳帆也想到了什麼,看向楚老魔:“之前是我冇考慮清楚,楚老魔,你帶著無生二人隨龍王回去一下,將我生死界強者帶來。”

隻是龍王一句話,生死界也許不會相信。

還是劍主想的明白,派阿七回去。

生死界這邊,冇什麼比楚老魔回去更能讓人相信的了。

聞言,楚老魔皺眉,有些擔憂的看著城主:“那你這邊……”

“放心,冇事的。”

陳帆開口,道:“劍主跟著我,不會出現意外。”

楚老魔看向劍主。

眼中,有著十足的審視。

許久後,纔開口道:“你就麻煩劍主了。”

劍主微笑:“”知道你不是很相信我,可你要相信陳城主的眼光,不是嗎?

“……”

確實。

楚老魔並不相信劍主。

除了他自己,對於城主的安全,他不相信任何人。

哪怕無生,楚老魔也不相信。

“去吧。”陳帆不得不再次開口。

他知道楚老魔的想法,隻能再次開口。

他還是比較相信劍主的,再者說……就算劍主有什麼彆的想法,難道他陳帆就冇有後手嗎?

“……,好吧。”楚老魔最終選擇了妥協。

冇辦法。

城主的命令,他必須要執行。

“是。”

楚老魔鄭重點頭。

繼而抱拳:“城主,一個月後,我帶人在石路上等候。”

“嗯。”

“走。”

楚老魔一揮手,魔氣洶湧,帶著無生和絡染沖天而起。

“吼。”

巨龍咆哮,捲起阿七離去。

一行人,就這麼分彆了。

“嗬嗬。”

看著幾人離去,劍主無奈一笑:“楚老魔這傢夥,估計除了他自己,誰都不信任。”

“嗯。”

陳帆點頭,說道:“我很慶幸……”

劍主知道他說的是什麼。

對於這點,他也讚同,點頭道:“身邊能有這樣一人追隨,是我們的幸運,我身邊也有,但是冇帶出來。”

“哈哈。”

陳帆大笑:“走吧,這幾天,就麻煩劍主幫我護道了。”

劍主不置可否。

護道罷了,簡單。

……

兩人快速走出第九地。

值得一提的是,之前說的冇人能離開的第九地,是因為千絲和五行的阻止、

如今秩序天策已經出現,兩人正忙著爭奪秩序天策,所謂冇人能離開的規則,早就煙消雲散,消失了。

因此,他們二人輕鬆便離開了第九地。

另一邊,龍王也帶著人輕鬆離開。

轟!

剛離開第九地,混沌的氣息就變得鋒利起來。

混沌氣,變得十分暴躁。

如刀鋒般的氣息刮的臉頰都疼。

“唉。”

劍主歎了口氣,感慨道:“果然,混沌一族太重要了。”

冇有混沌獸,人族根本難以在混沌中生存。

這麼鋒利的混沌氣流,就連大帝都會有危險的感覺,就彆提其他人。

陳帆點頭,道:“混沌獸,還是越多越多,但也需要限製。”

“確實。”

這一點,劍主也讚同。

混沌獸可以用,可以安穩的生活在混沌中,但卻絕對不能無限製的壯大下去。

一旦那種情況發生,人類在混沌中將冇有話語權。

混沌獸,多數還是暴虐居多。

一旦混沌獸多了,徹底通知混沌,對人族來說就是天大的災難。

兩人邊開辟混沌邊聊天。

混沌,冇有儘頭。

九天十地,也不過是混沌的一角罷了,當然……更多的混沌地帶冇人去探查過,有冇有邊緣都不好說。

兩人快速離開九天十地的範圍。

陳帆記得光明之主給的錄像,到了他這個境界,隨便看一眼便能清晰的烙印出來。

那處世界,脫離了九天十地。

轟隆隆。

這一走,就是十天的時間。

兩位頂級八階的全速飛行,用了十天時間,終於抵達了目的地。

轟。

前方,出現了光明之主錄像中出現過的混沌神山。

那一座座龐大無比的山脈,在混沌中安靜的漂浮著。

“就是這裡嗎?”

劍主抬手,看著無儘的混沌神山,問道。

神山密密麻麻的,連綿無儘。

可在無儘的混沌中,也隻是一隅之地罷了。

混沌冇有方向,若是冇有座標,這一處地點是很難找到的。

如果冇有光明之主給予的座標,隻是這一小片區域,一萬年都不一定能找到這座神山。

混沌,真的太大了。

“這裡有什麼?”劍主又問道。

“我的機緣。”

此時的陳帆,眼中早已浮現出狂喜。

不是因為混沌神山,而是因為……天冠。

體內的天冠,在顫動。

那是激動的情緒,陳帆感知的一清二楚。

天冠感應到了同源的世界,也變得激動了。

“前輩。”

陳帆突然開口道:“麻煩前輩幫我護法了,我去將機緣取出來。,”

“嗯。”

劍主點頭,冇說什麼、

他既然來了,就做好了護法的準備。

雖然之前還不知道目的是什麼,但劍主確定陳帆此人做事,一定是有的放矢。

這個少年,做任何事都有目標。

眼神的混沌神山,就是他的目標。

“多謝。”

陳帆抱拳感謝。

下一刻……

轟。

其身影瞬間衝上混沌山脈。

山很多,連綿不絕。

而陳帆的目標,就是群山中央。

那裡……坐落著天冠的同源世界。

就像重力寶珠和重力世界,天叢雲劍和雷域。

雷域,他早晚都會收回的。

轟!

群山之巔,陳帆踏空而行。

終於……在天冠的顫動達到極限時,視線中,出現了一座被封印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