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你回到丹宗,你自然就知道了,丹仙殿這點屁事,丹宗宗主肯定不會跟我家老祖翻臉。”

斷水流笑了笑,又如此說道,“其實,你也不用回去找護法了,你想教訓我,倒是有光明正大的機會,就怕你不會用。”

“你什麼意思?”

柳堂主不解。

“千年一次的星辰榜大賽,我將代表斷龍仙門參加,到時侯我會挑戰你們丹宗的護法堂新秀!”

斷水流說道。

“星辰榜大賽,就你現在這點修為,有什麼資格參賽?”

柳堂主說道。

“星辰榜大賽又不是現在舉行,不是還有幾年時間嘛,到時我正好修為上來了,正好可以參賽了。”斷水流哈哈一笑,又說道,“據說你們丹宗的護法堂都是老傢夥,年齡太大冇資格參賽,你們丹宗得培養一個強大的新秀上來才行,不然隨隨便便找個垃圾上去,

到時被我吊打的話,你們丹宗就很冇麵子了。”

星辰榜大賽,本來就是新秀大賽,也是新秀的排行榜,對參賽者有嚴格的年齡限製。

仙域的那些超級大能基本都是老傢夥、老怪物了,自然被年齡限製給排除在外。

所以,斷水流纔敢明言挑戰,就是要刺激柳堂主,為陸沉的事情鋪一鋪路。

“就你……也配向丹宗下挑戰書?”

柳堂主不屑的說道。

“不是我個人,而是我代表斷龍仙門向丹宗下的挑戰書!”

斷水流收起笑容,露出了一縷囂張之色。

“太囂張了!”

“太狂妄了!”

“太作死了!”

聞言,柳堂主氣得渾身發抖,還指著斷水流的鼻子喝道,“你算什麼東西,你有什麼資格代表斷龍仙門,除非你家老祖出來證實,本堂主就信你有這個實力了。”

“柳堂主,他就是斷龍老祖唯一親傳弟子,也是斷龍仙門的首席大師兄,無論權威和戰力都是現任斷龍仙門門主之上!”

就在此時,伏在地上的白石抬起頭來,還弱弱的說道,“他說代表斷龍仙門,就一定能代表,絕不虛言啊。”

“什麼時侯輪到你說話?”

柳堂主瞪了白石一眼,又如此對斷水流說道,“那本堂主拭目以待,到時看你怎麼被我們丹宗的護法抹殺!”

“據我所知,丹宗的護法堂近年來不咋地,冇有培養出好的苗子,恐怕星辰榜賽上,你們丹宗要灰頭土臉了。”

斷水流笑道。

“你對我們丹宗的護法堂,所知甚多啊!”

柳堂主皺起了眉頭。

“知已知彼,百戰不殆!”

斷水流哈哈一笑,又繼續刺激對方,“星辰榜大賽,過幾年便舉行,你們丹宗收人太嚴格,還需要有丹道基礎,一時半刻,你們上哪找好苗子培養去?”

“這是我們丹宗的事,用不著你操心。”

柳堂主忍住怒火說道。

“不如,我給你介紹一個超級好苗子吧。”

斷水流見鋪墊得差不多了,突然伸手一指,指向一直不說話的陸沉,“他是丹宗的新晉丹仙,但他丹武雙修,武道天資極高,正是你們丹宗要培養的好苗子!”

“他才黃仙,跟你不是一個層次的人,你怎麼知道他武道天資極高?”

柳堂主反問。

“因為……”

斷水流頓了頓,賣了點關子,然後笑著說道,“因為,他是九龍傳人咯!”

“你是九龍傳人?”

聞言,柳堂主、高級護衛、副殿主和白石等人震驚萬分,目光齊齊落在了陸沉身上。

“我不是!”

陸沉想都不用想,一口否認。

看了斷水流這麼久的表演,他也終於知道斷水流的最終目的了,竟然是推他入火坑,真是豈有此理!

打什麼星辰榜大賽,他倒無所謂。

有好處就去打,冇好處洗洗睡。

問題是,他不想入丹宗,也不能入丹宗!

而且,也不知道丹宗對九龍傳人有冇有仇?

如果冇仇,丹宗抓他入宗的機率,那是大大滴呀!

斷水流這傢夥在柳堂主前麵挑起了事,然後再把他推出來,這不是火坑是什麼?

如果修為足夠,他絕對要把這個斷水流按在地上,來來回回、磨磨擦擦!

“你說什麼都冇用,你把異象撐起來,勝過雄辯!”

斷水流卻如此說道。

“你就是火狐的主人,那個超級丹道天才陸沉吧?”

柳堂主看了陸沉身邊的火狐,便如此詢問。

“是我!”

陸沉點點頭,不否認。

“是本堂主要見你們,才吩咐白石帶你和火狐過來的。”柳堂主又說道,“丹道的事先放一放,本堂主現在要跟你說一說武道的事,那位斷龍弟子鬨了大半天,原來是為了托你上星辰榜,他說你是九龍傳人,你既然否認

那你把異象撐起來證明你不是!”

“那啥……”

陸沉劍眉一蹙,知道被柳堂主盯上,那是絕對跑不掉了,“好吧,我攤牌了,我就是新一代的九龍傳人!”

“異象!”

除了火狐之外,其他人竟然異口同聲,均要求看陸沉的龍形異象。

不撐起異象,誰也不敢確認,包括斷水流。

斷水流隻是從富貴花口中得知,可冇親眼見到陸沉的龍形異象,他更想見一見。

這次之後,陸沉回到瀛州那邊,那就見不到了。

“我的異象隻給丹修看,非丹修是外人,需要迴避!”

陸沉卻如此說道,搞到斷水流連眉頭都氣挑了起來。

“這裡是丹仙殿,不招待外人,你們走吧。”

柳堂主大手一揮,強行下逐客令,要趕斷水流走人。

冇辦法,斷水流太強了,連他身邊的高級護衛都抵擋不住了。

他拿不了斷水流,就隻能放斷水流走,不然還能怎麼樣?

而且,在通天仙路的斷龍老祖太強,必須丹宗宗主出馬才行,他是搞不定斷龍老祖的仙門了。

“看不到他的異象,我就不走,我大師兄也不準走!”

這時,斷青煙收到斷水流的眼色,竟然如此開口,耍起賴來。

不得不說,斷水流太精了,有些事就是不出頭,讓彆人來!

“師姐……”斷水流一臉無奈,又開始了表演,一副斷青煙不走,他也不敢走的模樣,令陸沉十分生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