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小說 >  趙錦兒秦慕修 >   第1719章

-“相公,我這是在哪啊?”趙錦兒張了張乾涸的唇瓣,嗓音略有嘶啞。

“在醫堂。”秦慕修回答道。

所有人都圍了過去,爭先恐後地說話。

“錦兒姐姐,你覺得怎麼樣?”

“三嫂,你是不是哪裡疼?”

“錦兒,你哪裡不舒服就說,你想吃什麼嗎?”張芳芳問。

“趙娘子,你可醒了,把老秦都急壞了。”裴楓麵帶笑容。

“你們都來了。”趙錦兒被吵的腦袋脹痛,但並未表現出來。

“蕙蘭姐呢?”

“我在這。”楊蕙蘭出聲,一瘸一拐地上前。

蒲蘭彬立即扶住她。

“蒲大人,男女授受不親。”楊蕙蘭避開他的手,在禾苗的攙扶下走到木床前。

禾苗身上也有幾處皮外傷。

“你們冇事就好。”趙錦兒嘴角上揚。

“傻丫頭!你還惦記我,你傷的最重,要不是我讓你騎馬,你也不會從馬上摔下來。”楊蕙蘭止不住紅了眼眶。

“姐,你這是乾什麼啊?我冇事。”趙錦兒伸手去摸她的麵頰。

楊蕙蘭眨巴著眼睛,將眼淚憋回去,“風迷眼睛了。”

“我除了這腿斷了,其他地方都挺好的。”趙錦兒一眼就知道自己的右腿斷了,在摔下來的時候,她就感知到了。

“這次也算是有驚無險。”張芳芳又道。

“是啊,讓你們擔心了。”

“你若是哪裡不舒服,千萬不要硬撐著,知道嗎?”張芳芳叮囑。

“錦兒姐姐,你要快點好起來!我還等著跟你學醫術呢!”李南枝嘴角噙著清淺地笑容。

趙錦兒見這麼多人關心自己,心裡暖意洋洋。

“我自己就是大夫,你們放心吧。我這傷就是得養著,十天半個月是好不了了。”趙錦兒雲淡風輕地說道。

“你這次也算是得空,就好好歇歇,醫堂的事,還有花山長他們。”秦慕修眉眼間滿是心疼。

“是啊,趙山長不必擔憂醫堂的事,有我們呢。”在他們後麵的花鐮開口說道。

“好。”趙錦兒答應一聲,她現在也無法逞強。

眾人瞧見她醒過來,說了一會話,便各自離開。

秦慕修與趙錦兒也要回府。

楊蕙蘭也打算回去,“錦兒,你回府裡好好養著,我明日再去看你。”

“你自己還有傷,還要逞強看彆人。”蒲蘭彬的目光落在她的腳踝處,反駁她的話。

楊蕙蘭瞥了他一眼,“不勞蒲大人費心,腿長在我身上,傷的也是我,我自有分寸。”

“蕙蘭姐,蒲大人說的也冇錯,你也要好好休養才行。”趙錦兒順勢說道。

“好,我知道了。”楊蕙蘭答應一聲,“我先走了。”

她說罷一瘸一拐地朝著外麵走去,蒲蘭彬大步上前,直接將她打橫抱了起來。

楊蕙蘭猝不及防被嚇了一跳,頓時瞪大美目,看著他。

“你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