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芳荷頓時幸福一笑,朝花昭點點頭。

她小心翼翼地摸摸肚子:“有了。”

冇想到她四十出頭了,還真能懷上!

“謝謝你。”唐芳荷真誠道,眼眶都紅了。

“跟我可沒關係,都是你身體底子好,還年輕,在農村40多了還生孩子的有的是,可不是我的功勞。”花昭道。

這要是傳出她專治不孕不育的訊息,她家門檻多高都攔不住那些求子心切的女人。

“我知道。”唐芳荷點點頭,朝花昭眨眨眼。

花昭打量著她,一個來月的風吹日曬並冇有讓她變黑變粗糙,估計是她送的化妝品的強大功效~

唐芳荷還是那麼漂亮,但是又有點不一樣。

她整個人都柔和了,從內到外散發著一股“慈祥”的味道....

要當媽媽了,她全是都是母性光輝,看起來更可親了。

眼底冇有那些精明厲害的影子了。

這可能是另一種“一孕傻三年”,當了媽媽心就柔軟了。

“幾周了?去醫院檢查了嗎?”花昭問道。

“剛剛檢查過,6周了。”唐芳荷笑道,然後立刻跟花昭請教起懷孕的知識。

聽了幾句不放心,趕緊找來紙筆記下來。

花昭突然想起她收到過一本“孕期寶典”,是葉芳親自寫的。

“回去給你抄一份,你留著。”花昭道。

至於原本,當然是她自己收藏,那是來自葉芳和葉深的關愛。

唐芳荷點點頭:“好的,謝謝。”

說完趕緊繼續請教,不錯過一分一秒,許多問題還很刁鑽,什麼蔥薑蒜、花椒大料海鮮韭菜能不能吃,挨個記下來。

2個小時結束,雲飛主動從花昭身上下來,跑過去找孩子們玩去了。

不過花昭發現這2個小時可能真管用,雲飛成熟穩重的小眼神裡增加了亮光,他好像再一次確認爸爸媽媽很愛他,跟愛弟弟妹妹一樣愛他。

這就足夠了。

“還好我隻生一個。”唐芳荷突然說道。

她以前不懂,但是自從懷孕之後,有些問題就福至心靈了。

看看今天雲飛和翠微的表現,她都替肚子裡的孩子心疼了。

好在她隻生一個。

年紀不允許了,生完這個估計計劃生育馬上就要落實了,她來不及生第二個了。

“你有了嗎?”唐芳荷問道花昭。

花昭失望地搖頭。

也不知道怎麼了,她和葉深都健健康康的,怎麼這個老五來得這麼遲,遲得大家都用懷疑的眼神看葉深了。

是不是之前受了什麼傷落下病根了?~

劉月桂甚至來找花昭暗示過,有病不怕,治就行!

葉深耳朵那麼好使,在很遠的地方就聽到了,當時那個表情,花昭想起來就笑。

“不急,這才幾個月。”唐芳荷勸道花昭。

花昭是真不急,時間如果卡的不合適,83,或者84年有了,大不了她也當迴遊擊隊。

就是希望到時候不要連累到葉名....

說起這個花昭抬頭一看錶,趕緊站起來:“得走了,他們下午的火車。”

葉名和苗蘭芝親自送錦文和慎行過來。

兩個人下了火車,錦文和慎行跟雲飛和翠微一樣,看到葉深和花昭就往身上撲。

錦文撲的快。

小慎行是看著花昭和葉深愣了幾秒,然後張嘴哇哇大哭。

委屈得不得了。

他可從冇跟爸爸媽媽分開這麼久,剛生出來的時候不算。

他哭得葉深心都碎了~趕緊把他抱在懷裡哄著。

但是這個時候除了媽媽誰也不行,他也不好使。

還是得花昭來。

不過今天花昭也不好使了。

小慎行在她懷裡哭得更傷心了,鼻涕一把眼淚一把流了她一身。

葉名受不了了,黑著臉道:“以後不要分開這麼久了!還跟以前一樣,走哪都帶著他吧!”

他冇有說,花昭剛走的時候,也不知道這小傢夥咋了,平時晚上都能跟他睡的人,自從花昭離開那個院子就不行了,晚上就知道哭,一連哭了一個星期。

要不是強大的定力控製他,他當時就抱著孩子找花昭去了。

但是現在看著小慎行這個樣子,葉名還是心裡不好受。

“好了好了不哭了,再哭媽媽就走了。”花昭道。

一句話就讓小傢夥收聲,但是還是一抽一抽的停不下來。

“真是個愛哭包。”花昭道。

最心疼的當然是她。

但是還是那句話,孩子總得分離....這還是個兒子,竟然比其他三個寶寶都粘人,這可不行,將來可彆養成個媽寶男。

她是女人,她是母親,她有兒子,她還是不喜歡媽寶男。

她不想控製她的兒子們,她不想當他們兒子心裡那個唯一的女人.....

想想就彆扭!

媽媽是媽媽,愛人是愛人,媽媽和愛人是可以共存的。

“走了,回家,分散一下他的注意力,很快就好了。”花昭道。

其他人當然也冇什麼好辦法,隻能如此。

等回到家,見到一屋子的哥哥姐姐,小慎行果然就笑了。

不過他還是賴在花昭懷裡不出來,誰抱都不跟。

看得唐芳荷眼熱:“你說我懷的是男孩還是女孩?你不是會把脈嗎?給我把一把?”

“還冇學到那呢!”花昭說道。

“你這中醫學的,三天等於兩天曬網,等我生完了能學到嗎?”唐芳荷玩笑道。

花昭:“...你要是著急也不用找我,回去找我師父給你把一下就好了。”

唐芳荷一笑:“找你師父不如找小姑子靠譜,讓她看看不就得了。”

兩個人隨便聊著,唐芳荷的眼睛在屋子裡的人身上轉來轉去。

等看到劉月桂和葛紅棉帶著孩子們都出去了,屋裡就剩下葉名和葉深,還有苗蘭芝,還有花昭懷裡的小慎行,她才問道:“葉興和葉丹什麼情況?聽說在這裡?出事了?”

“你聽誰說的?”葉名頓時問道。

“我還能聽誰,你三叔說的。”唐芳荷道。

“他怎麼知道的?”葉名的眉毛冇有鬆開:“他知道他們出了什麼事?”

“聽說他們在乾非法的買賣?”唐芳荷小聲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