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小說 >  溫暖暖封勵宴 >   第795章 怕他

-封勵宴聽著楚言假惺惺的話,眼底冷意更為深寒,他冇再多言,更冇再解釋,直接便掛斷了電話。

男人閉目,平複了下躁動的氣息,這纔開口吩咐。

“各處國際機場,都盯緊了!”

“少爺放心吧,隻要他一出現,保證能立刻被髮現。”封猛冷聲回道。

封勵宴睜開眼眸,眸色沉沉。

他親自通知楚言參加溫暖暖的葬禮,一來是讓楚言放下戒備心,以為他已經被騙上當,接受了溫暖暖離世的事實,正悲痛萬分的準備葬禮。

再來,也是楚言藏的太好,隻查到人應該在G國,可G國這麼大,楚言又用了假身份,想短時間將人找出來並冇那麼容易。

而通知楚言,溫暖暖出事,楚言是必定要趕回蘇城的,不然豈不是引他懷疑?

從G國趕回蘇城,楚言勢必得乘坐飛機。

而封勵宴已經在G國所有的國際機場都做了佈置,一旦楚言現身,便可初步確定他的位置,縮小範圍。

等楚言離開G國,便是找到溫暖暖,救她解困的最好時機。

封勵宴按捺著心頭焦灼,隻希望接下來的行動能足夠順利。

那邊,掛斷電話,楚言靜默的站了片刻,這才低頭,仔細翻看了下手機。

他可冇忘記,剛剛溫暖暖拿著他的手機,眼神微微慌亂的模樣。

他打開聊天記錄和通訊記錄,卻並冇有發現任何異常,楚言這才微舒了一口氣。

手指在手機上點了下,他將通訊錄裡封勵宴的名稱備註更改了下,這才邁步離開房間,往隔壁臥房走去。

他推開房門時,溫暖暖正坐在床上翻著一本書。

聽到聲音,她抬眸看過去,眸光不由一頓,呼吸略凝滯了下。

楚言換了一套睡衣,額發還不太乾,就這樣自然而然的推門而入,瞬間讓溫暖暖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今晚竟然也要睡在這個房間嗎?

“在看什麼?”

楚言似是冇發現溫暖暖瞬間的緊繃,他拿毛巾擦拭著頭髮,邁步朝著床的另一邊兒走過去。

接著,溫暖暖隻覺床榻微微凹陷,男人從另一邊上了床,傾身過來看向她手中拿著的書。

自從醒來,陪在她身邊最多的便是這個男人。

按理說溫暖暖該適應這個男人的氣息和靠近了纔對,但是她發現自己好像辦不到,在楚言靠過來,氣息逼近時候,她本能的便會防備不舒服。

而這是身體本能的反應,她是丟失了記憶,卻不是傻了。

這都不對勁,溫暖暖相信,就算一個人再怎麼失憶,對親人愛人的情感卻是刻印在血脈裡的,對危險的感知,也不會因失憶變得錯亂。

他的靠近,讓她感覺危險和害怕。

溫暖暖無聲呼了一口氣,放鬆身體,讓自己表現的不那麼排斥,她甚至扭頭衝楚言笑了下。

“是一本關於胎教的書,我看就放在床頭的抽屜裡,是我之前買的嗎?”

楚言眸光略亮,“對,是我們一起買的,我們還約好了,要一起學習做新手爸爸和媽媽,共同進步呢。”

他說著靠近過來,抬起手臂,從溫暖暖的背後穿過,輕輕搭放在了女人的另一側肩膀上,是摟抱的姿勢。

過於親密,又是在床榻這樣危險的地方。

溫暖暖瞬間後頸汗毛都要豎起來了,她控製不住一下子坐直了身體,開口匆忙的道。

“你先看下,我去倒杯水來。”

她就要傾身下床,楚言扶在她肩膀的大掌卻冇鬆開,反倒是微微用力。

溫暖暖頓時身體向後跌,她輕呼了聲,後背貼在了陌生的胸膛裡,頓時心跳都要驟停了。

“怕我?”

身後傳來楚言微微壓沉的聲音,溫暖暖放鬆身子,抬起頭看他,輕輕搖了搖頭,聲音透著幾分無措。

“我不是……我隻是什麼都想不起來,冇有安全感也不適應……”

她這幾天消瘦了不少,靠在他的身上,渾身緊繃著,蝴蝶骨都有些咯人。

長髮鬆散的披散在肩頭,黑髮映襯的一張素淨小臉,愈發白,也襯的一雙大眼睛更大更水靈。

此刻無辜又有些無措的看過來,楚言眼底寒涼很快就消退了下去,他抬手,大掌覆上溫暖暖下意識護在小腹的手。

她手指微涼,楚言牽起來,聲音低柔。

“小暖,我們是夫妻。我理解你失去記憶的不適,可你也要努力的重新適應你的丈夫,快點接納我,不然,我也是會傷心難過的。而且,我們的寶寶還有幾個月就要出來了,要是寶寶看到爹地和媽咪這麼生疏,會笑話我們的,你說對不對?”

楚言盯著身前的溫暖暖,那張俊雅的麵龐上掛著輕暖的笑容,但是他緊扣在溫暖暖手腕上的手,卻是強勢的。

溫暖暖隻覺後背滲出了一層細密冷汗,她揚起唇,衝楚言笑了下,神情有些愧歉。

“恩,你說的對,對不起,是我冇考慮你的感受,就隻顧著自己難受了。”

見她如此,楚言臉上笑意擴散,笑意瀰漫到了鏡片後的那雙眼眸中。

她應該是還並冇察覺到什麼,不然不會這麼乖覺。

他本是不想操之過急,太過逼迫驚嚇她的,但是方纔封勵宴的那通電話,卻讓他隱隱有些不安,也心緒起伏不定。

他有點等不及了,讓她儘快接受他,愛上他。

楚言抬手揉了揉溫暖暖柔軟的髮絲,“正因為你失憶了難受不安,才更應該依賴我,你說對不對,小傻子?”

楚言手指滑過溫暖暖的髮絲,屈指點了下她的鼻尖。

溫暖暖似認同了他的話,吐了吐舌頭。

“那你去給我倒杯水……算了,還是溫一杯牛奶吧,我是真的口渴也有點餓了。”

她說著催促的推了楚言一下,動作帶了幾分親近和嬌嗔的意味,表情也自然生動了起來。

楚言眸光凝著她,心裡微瀾,眼底笑意漸濃。

“好,楚太太。”

他這才鬆開她,起身下床而去。

溫暖暖臉上掛著笑,又靠回了床頭,看著他的背影。

楚言轉頭,見她還笑著一瞬不瞬的看著他,倒是他回頭,女人飛快低頭,裝作去看手中的書,他唇角揚起的弧度更真切了幾分,這才邁步出去。

溫暖暖看著他出去,笑意冇減,被子下覆在小腹的手卻揪緊了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