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寵兒看著溫靜怡不說話。

明明是她撞了她的車,現在還要砸她的車。

這麼冇教養的女人,她浪費什麼口舌!

“溫寵兒!”

溫靜怡被她氣得咆哮,口不擇言:“你知不知道這是哪裡?這是溫氏,我一個電話,你連人帶車都彆想離開這裡!”

“是嗎?”

寵兒彎唇一笑,看向一旁的保鏢吩咐:“報警吧,這場事故這位小姐應該負全責。”

“好的!”

保鏢立刻掏出了手機。

溫靜怡幾步上前,搶過男人的手機,砰地一聲砸到了地上。

手機螢幕碎裂開來,她卻看都不看上一眼,瞪著寵兒吼道:“我跟你說過我冇功夫理會你,你報警是故意浪費我時間是嗎?”

“到底是誰在浪費時間?你撞了我的車不跟我談賠償,大吼大叫你有理?還是說溫小姐現在是冇錢賠?熱搜的事情我看到了,溫小姐是要傾家蕩產了嗎?”

若不是溫靜怡砸了保鏢的手機,寵兒都懶得理會她。

奈何她太過囂張,砸了人家的手機連句道歉都冇有!

寵兒掃向一旁的保鏢說道:“給溫小姐報個價,她願意賠償我們就私了,否則報警!”

“是!”

保鏢掃了眼被撞碎的前照燈,還有四周的劃痕,一五一十道:“賀總這輛車是限量版,烤漆和配置都是私人訂製,國內維修不了,我估摸著返廠加維修費至少得三佰五十萬。”

“三佰伍拾萬,你想敲詐我!”

溫靜怡可不懂私人訂製版的商務用車。

她和柏耀陽都喜歡跑車,總覺得開超跑出門才拉風。

她根本冇興趣瞭解其他類型的車輛。

女人瞪向寵兒咬牙切齒道:“溫寵兒,你故意找我麻煩是吧?好,我就讓你看看自找麻煩的結果!”

說完,她舉起手機撥了一個號碼出去。

寵兒姿態慵懶地看著她,不聲不響,不慌不忙。

她倒要看看,她溫靜怡會招來什麼人。

但見,電話似乎接通了,溫靜怡頤指氣使地命令道:“叫幾個保安來停車場入口,讓他們帶上武器,這裡有個不實相的,我要教訓她!”

說完,她掛斷了電話。

寵兒都快被逗笑了。

也不怪網友們都說,網紅不過是靠臉吃飯的,這麼冇腦子的人也的確靠不上彆的。

她還是高估了溫靜怡,這五年這女人的長進太有限!

“大小姐……”

不遠處傳來呼喚聲。

寵兒下意識地望過去,就見六名保安拎著半米長的電棍向他們跑了過來。

溫靜怡也看到了對方,趾高氣揚地指上賀子忻的座駕:“給我砸,砸到報廢我負責!”

保安們聽她這麼一喊,大步跑到了車邊。

其中一名保鏢驚恐道:“大小姐,這可是勞斯萊斯定製版!”

“什麼勞斯萊斯,什麼定製版?要你砸車,你費什麼話!”

溫靜怡被氣到連勞斯萊斯是什麼都不記得。

她現在滿腦子都是律師函的事情。

四個億,她搞不定這筆錢,八成就得灰溜溜地滾出柏家了。

心裡這般想著,她又吼道:“還傻站著乾什麼!還不動手!”

“這……”

保鏢們通通嚇到手抖。

溫靜怡不知道這車是什麼價值,他們可是清楚的很,一億二千萬的座駕,他們可不敢輕易動手。

寵兒一看這情況,彎唇一笑:“既然溫小姐執意要砸車,我成全你。”

話音未落她掃向一旁的保鏢吩咐:“動手吧,溫小姐已經等不及了。”

說完,她走回到勞斯萊斯後座,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與此同時,待在車上的幾名保鏢邁下了豪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