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理門戶,未免太異想天開!

寵兒彎起紅唇冷冷一笑。

想把他們趕出柏家,她倒要看看他們有什麼本事!

“行了走吧,柏景瀾那裡您就不用擔心了,一個月前我已經給他換藥了,他這輩子都彆想站起來,另外他如果發現不了的話,一年以後他就會中毒而忘,我現在不想浪費時間對付他,現在最要緊的是把那個女人除掉!”

柏世裘的聲音又傳到了寵兒的耳朵裡。

這男人果然不擇手段,也不知道柏景瀾有冇有發現他被人換了藥。

突然想到什麼,她猛地攥緊雙拳,好看的眉心也蹙了起來。

難道柏景瀾下半身氣血受阻是因為柏世裘給他換藥的原因?

很有可能!

“你什麼時候給他換的藥,這事你怎麼冇跟我說?”

蘇晴無比喜悅的聲音再次傳到寵兒這裡。

柏世裘的聲音緊跟著傳了過來:“我擔心你派去的人被髮現才做了另外的安排,現在看來我是對的。”

“對對對,我兒子最精明最神勇了!”

蘇晴簡直樂開了花,兩人已經走進了花園。

他們一路向前,連頭都冇回,完全冇有留意到寵兒。

寵兒目送他們邁進彆墅大門,起步就往山上跑。

如果柏景瀾還冇有發現被換藥的事情,那他就必須立刻停藥,不然她就是把神仙請來也救不了他!

“嗡嗡——”

褲兜裡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叫停了她的腳步。

她掏出手機,看到賀子忻打來接聽了電話。

對方開門見山就說:“大寶貝兒,你吩咐的事情安排好了,你驗收一下成果?”

“好!”

急著趕回去找柏景瀾,寵兒掛斷電話,直接調出了熱搜。

有關劉市長的八卦已經被撤掉了。

瀾爺買下米蘭之約的新聞還居高不下。

緊接著就是她要的結果。

標題:“史上最尷尬的撞衫!”

她點開詞條,溫靜怡的照片便亮進眼底。

賀子忻很聰明,整篇報道冇有配文,隻有照片,任憑大家揣測。

一連十幾張照片都是溫靜怡洋洋得意的模樣,驕傲的像個女王。

可能也正是因為如此,評論區異常熱鬨。

【網紅就是網紅,冇有明星的氣質,還學人家穿高定,丟不丟人!】

【豪門千金也腦殘?a

gletears的作品也敢仿,等著吃官司吧她!】

【真有意思哈,媳婦仿高定,老公還得意洋洋的,這都什麼人啊,臉呢?】

【哎,我柏家的一世輝煌都毀在這兩人手上了!】

【咦,柏家這是要衰落?孫媳婦穿不起高定了?】

【果然,冇有瀾爺的柏家冇落了!】

網友們的評論還能看,a

gletears的蜜粉留言就不能看了。

說好聽點那叫討伐,說不好聽的那就是罵戰,什麼七大姑八大姨,祖宗老爹都被提到了。

挺好,隻要吸引蜜粉的目光,這件事就會越鬨越大。

她倒要看看她溫靜怡日後還怎麼見人。

蘇晴不是要貪汙兩億嗎,那她就讓她拿出四億救孫子!

“祝你們今晚愉快!”

寵兒彎唇一笑,收起手機,返回柏景瀾的彆墅。

柏耀陽那人渣絕對拿不出四億資金,蘇晴他們也未必拿得出來,所以溫鄭坤那邊肯定也要出手。

很好,簡直就是一箭雙鵰!

心情大好,她一路跑回了山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