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啊弟妹,你這次的確太沖動了,柏氏一下子拿出二億資金,現金流會很緊張,萬一公司出了什麼流動性問題,你要我怎麼跟柏家人交代?”

柏世裘附和,一副正義凜然的模樣還像個一家之主。

誠然,母子倆已經商量好了對策。

他們為了把事情鬨大,主動聯絡了劉家人。

劉家人讓柏楓晏下跪是真,可是二億的資金人家冇有要過,純屬是他們母子為了留有後路,瞎編亂造出來的。

“今天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

相比他們母子,柏楓晏倒是還保持著一份沉穩。

男人坐到黑色皮質沙發上,望著寵兒的眼底並冇有責備與懷疑。

這說明,他還冇有給這件事情下定論。

這一點令寵兒感到欣慰。

她來到茶幾前方,看著男人,把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地複述了一遍。

柏楓晏的拳頭越攥越緊,最後暴怒地來了句:“他們劉家簡直欺人太甚!他們不但打了我的小孫孫還侮辱景瀾,確實欠打,當眾下跪都便宜他們了!”

對於柏景瀾他還是存著一份溺愛。

對柏宇宸也一樣。

一旁,柏世裘一看這狀況,趕緊添油加醋:“爸,現在不是計較這個的時候,您知道劉家是什麼背景,他們若是想找柏氏的麻煩,咱們都防備不了,我看您還是趕緊去劉家吧,以免明天股市開盤,柏氏的股價發生變動。”

“是啊楓晏,柏氏一旦拿出二億資金,流動性就會變得很差,這萬一股價再出現問題,那就更雪上加霜了。”

蘇晴坐到男人身旁,挽上對方的胳膊勸慰:“你去劉家就跟他們說,你已經下令讓景瀾他們離婚了,那女人已經被趕出了柏家,這樣一來他們可能會放我們一馬。”

“是啊爸,這是現階段最好的辦法,如果劉家能網開一麵,讓我們將二億資金分期付款,柏氏就能鬆口氣,柏氏可是爺爺辛辛苦苦建立的家業,如果就這樣毀在我們這一代人的手上,您下了黃泉也無顏麵對他老人家不是?”

柏世裘自認為天衣無縫地附和著。

奈何,他們母子那些小伎倆,看在寵兒眼中就是三歲小孩玩的小把戲,一看就破,一刺就穿!

“父親,這件事交給我,您不要出麵。”

寵兒表現的坦坦蕩蕩,淡薄的眼底透著無限自信。

蘇晴鬱悶至極,扯開嗓子訓斥:“你來解決,你有什麼能耐?闖禍你是第一名,說大話你也是第一名,我們柏家怎麼那麼倒黴,把你這種災星娶進門了!”

“是啊弟妹,你就彆跟著添亂了,你若真想保住柏家就跟景瀾離婚吧,這樣我們也好跟劉家交代。”

柏世裘見縫插針。

母子倆已經打定主意要利用這次的事情把寵兒趕出柏家了。

這女人不能留,這女人不是善茬,留下來就是禍害。

男人看著寵兒的眼底倒是沉靜,可心裡頭卻陰暗至極。

他不會讓柏景瀾翻身,他纔好不容易拿到柏氏的控製權,他不允許有人破壞掉他的地位。

“我說過,我不喜歡我的家裡來一些亂七八糟的人。”

薄涼的聲音自餐廳門口響起。

沙發邊的幾人紛紛望過去,就見柏景瀾操控輪椅向他們迎了過來。

男人清冷的眸色像是含了一把刀子,麵無表情的俊顏向來自帶不怒自威的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