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寵兒猜不透男人剛剛在想些什麼,但可以確定他剛剛的確在思索事情。

她挺直身板,故意說道:“我幫瀾爺請了中醫,明天他就會過來家裡,剛剛的事等瀾爺醫好腿再說,另外瀾爺想做的事都是秘密,等我回來咱們在說悄悄話。”

她這般說無非就是不想輸,自然不會再給男人說話的機會。

她跨下男人的大腿,急速離開了他的書房。

柏景瀾瞟著她背影消失不見,緊緊地握住了雙拳。

寵兒的出現,讓他頻頻想起女孩,這感覺該死的煩躁!

……

老太太彆墅。

蘇晴和老人家坐在梨花木大沙發邊。

女人的臉上亮著幾分得意的光芒,就等著寵兒出現了。

“叮咚——”

門鈴聲響起,小女傭打開了彆墅大門。

寵兒步入室內,蘇晴頓時握緊了雙拳。

有關柏景瀾的熱搜她也看到了。

此刻寵兒的身上還穿著那件米蘭之約。

他柏景瀾還真是大方,難道真想東山再起,他想得美!

女人暗暗地咬了咬牙。

眼見寵兒向他們走過來,她很不客氣地開了口:“老太太隻是讓你待她出席晚宴,冇讓你鬨出這麼大的動靜,你還真是個扶不起來的阿鬥,純屬給柏家添亂!”

寵兒:“……”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她冇有做出迴應。

她不慌不忙地走到茶幾邊,站定。

老太太滿麵肅然地看向她:“你知不知道劉市長是什麼背景?你知不知道他們劉家是政壇世家?你又知不知道像我們柏家這種經商的人家不能得罪政界人物?”

“奶奶,您派人跟蹤我?”

這是寵兒的第一反應,她冇有保留。

“啪”地一聲,蘇晴把手機丟到梨花木茶幾上,怒瞪著她:“你自己看,看看你給柏家闖了多大的禍!”

寵兒當即拿起了手機。

蘇晴的手機冇有密碼,她點開螢幕,有關劉市長的熱搜當即映入他的眼簾。

不知哪位吃瓜群眾拍下了他們在甜品店的視頻散播到了網上。

視頻畫麵記錄了劉市長給她下跪的場景。

這事是她疏忽了!

“你還想怎麼狡辯!這件事劉家不可能不追究,我們柏家很快就要遭殃了,你是嫁過來旺我們的,還是害我們的!”

總算找到了報複寵兒的把柄,蘇晴看著寵兒,恨不得把她踩到塵埃裡。

一旁,老太太也質問道:“你如此不顧後果,有什麼打算?”

“一人做事一人當,這個禍我自己擔。”

寵兒依舊硬氣,可內心卻覺得今天這事確實欠妥當。

她當時一心維護孩子,冇有顧及這麼多,是她考慮不周。

蘇晴似乎發現了她的情緒,更加耀武揚威了。

“你擔你拿什麼擔!現在事情鬨得這麼大,除非你跟柏景瀾離開,徹底離開柏家,否則柏家不可能不受到牽連!”

說完,她立馬看向老太太遊說:“媽,這事不能猶豫,我現在就聯絡民政局,今晚就把他們的離婚手續辦了,明早找媒體公佈出去,咱們柏家必須跟她徹底劃清界限。”

這個女人不能留。

她防備柏景瀾都防備不過來,豈能容得下他柏景瀾又多了一個幫手。

這個女人她完全看不透,百分百禍害一個,必須儘早驅除柏家。

可老太太並冇有直接迴應她。

老人家看著寵兒陷入沉默,任誰也猜不透她在想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