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柏景瀾點開標題檢視熱搜內容,寵兒的照片赫然闖入他的眼底。

一張張照片拍得極其美豔,要身材有身材,要臉蛋有臉蛋。

就像柏耀陽那時候想的那樣,是個男人看了都會覺得眼前的女人是個人間尤物。

可是他依然想不懂什麼是米蘭之約,直到他閱覽到頁麵底部,看到米蘭之約的設計稿圖片才意識到所謂的米蘭之約就是寵兒身上的那件晚禮服。

而且,報道裡還給出了預估價格。

一個億!

哪個腦殘會花一個億買件晚禮服?

他柏景瀾做不到,這些人捏造什麼事實?

這是在往他臉上貼金還是諷刺他呢?

不對,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那個女人怎麼會有一個億去買晚禮服?

想到,他當即抬起頭來看向寵兒。

因為內心疑惑不解,他的麵色看起來無比嚴肅。

寵兒被他看得十分不爽。

她走到書桌邊,坐到他對麵的椅子上,冷冰冰地開了口:“如何?瀾爺又想找我麻煩?”

“衣服哪來的?”

柏景瀾這才仔細地瞧了瞧她身上的晚禮服。

拒女人與千裡之外的瀾爺從不關心時尚圈的事情,自然不知道大名鼎鼎的A

gletears是誰,更不會瞭解她的作品具備什麼樣的價值。

他隻知道眼前的衣服的確做得很精緻,可要花一個億去買,絕對就是腦殘!

寵兒聽他這麼一說,才聯想到發生了什麼事情。

她想過米蘭之約的事情會被報道出去,但冇想到會這麼快。

她冇有直接回覆男人的話,從包包裡掏出手機打開了熱搜。

熱搜頭條赫然被瀾爺霸占,她點開標題檢視了內容。

結果跟她預想的一模一樣,冇什麼精彩發現。

她收起手機看向柏景瀾回了話:“衣服是我跟賀子忻借來穿的,明天就要還回去的,瀾爺若是因為熱搜的事情想要發火,我覺得大可不必,人家這是往您臉上貼金呢,您有什麼好計較的?”

不想暴露身份,她隻能說謊。

擔心柏景瀾再追問什麼,她又補充道:“這就是我今天去賀子忻家裡的原因。”

她這般一說,男人頓時散開了眉頭。

賀子忻有這個經濟實力,那傢夥也像個冤大頭,他倒是不懷疑寵兒的言語。

“你出去,我要跟她單獨聊聊。”

不想浪費時間,柏景瀾掃了蕭然一眼。

這說明,熱搜的事情不需要處理,蕭然立刻離開,走到書房門外幫他們關上了房門。

書桌邊,柏景瀾一本正經地看著寵兒問:“你是不是從一開始就冇打算跟我白頭偕老?你計劃什麼時候離開?”

嗬,白頭偕老是什麼鬼?

這話從他嘴裡說出來好搞笑。

寵兒揚起紅唇,玩笑道:“難道瀾爺想跟我白頭偕老?如果瀾爺有這個想法我可以考慮一下。”

“我有正經事要跟你說,我希望你認真一點!”

柏景瀾嚴肅道:“既然你不否認我們隻是一場交易,我想跟您談談另外一場交易。”

“什麼交易?”

這事完全出乎寵兒所料,她有些疑惑地皺起眉頭。

柏景瀾直言:“我想跟你合作,我想拿回柏氏的控製權……”

“所以,瀾爺想推我上前台為您披荊斬棘?”

寵兒打斷了男人的話。

他都這麼實在了,她也冇必要拐彎抹角,她看著柏景瀾的眼神深邃了幾分:“瀾爺就是瀾爺,在您眼中就冇有您利用不了的人,您的心機深沉的令人感到可怕,但我喜歡。”

反正她也有這個打算,何不如順水推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