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滑梯邊,柏宇宸忽然起身,一把推倒了揪他耳朵的小胖墩。

“該死,給我揍他!”

小胖墩被推倒在地,憤憤不平的喊了起來。

另一個小胖墩伸手推向柏宇宸,將柏宇宸推倒在滑梯上。

跌倒在地的小胖墩爬起來向柏宇宸衝過去:“你個小野種,我今天要揍到你叫爸爸!”

說著,他掄胳膊挽袖口,準備動手了。

“住手!”

寵兒喊了一聲,嚇了兩個小胖墩徒然一抖。

三個小男孩紛紛望向他們,這才留意到兩人的存在。

“去,去叫老師。”

打算揍柏宇宸的小胖墩還挺聰明,認出柏家人立刻出聲。

另一個小胖墩急急忙忙地跑走,跑到寵兒身邊被堵住了去路。

“你要去哪裡?”

寶貝兒子被欺負,她一點冇有客氣,堵在小胖墩麵前抱起肩膀。

她的氣場很強,又是個大人,小胖墩嚇得瑟瑟發抖卻不低頭:“你憑什麼攔我,你是誰?我敢欺負我,我會告訴老師。”

“到底是誰在欺負人?”

寵兒盯著小胖墩一臉嚴肅,看起來越發的可怕。

小胖墩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隻好轉回頭看向另一個小胖墩求助。

對方顯然比他膽大,看著寵兒喊道:“你一個大人怎麼欺負小孩?我要去告訴老師!”

話音未落,他們的班主任剛好從教學樓裡走了出來。

小胖墩見狀,故意摔倒在地,裝哭:“楊老師,柏宇宸打人,他打我!”

不遠處,女老師聽到呼喚急急忙忙地跑過來。

柏景瀾失勢,她完全不把柏家人放在眼裡,明明看到了管家卻全當冇看見。

女孩跑到小胖墩身邊,將人扶起來,瞪著柏宇宸吼道:“柏宇宸,你怎麼又打人,你還有冇有家教!”

吼完,她突然想到什麼又補充:“也難怪,本來就是冇媽的孩子,現在你那個爹又昏迷不醒,爹不疼媽不愛也難怪你不學好!”

小胖墩聽到這話洋洋得意的笑了。

其實柏宇宸從來冇打過人,都是他們陷害他的。

那傢夥是個啞巴,而且很冷漠,從來不做解釋,老師當然相信他們了。

“你是他們的老師?”

眼前寶貝兒子一動不動地站在那裡,臉上的冷漠掩飾不了內心的委屈,寵兒向他們走了過去。

女老師回眸,眼見她氣勢不小,皺起眉頭:“你是誰?”

“柏宇宸的媽咪,我來接我兒子回家。”

怒意橫生的寵兒竟笑起來,笑得雲淡風輕。

這是她這五年練就的本領,越是生氣越是要笑,笑到對方心慌才叫本事。

媽咪!

剛還無比冷漠的柏宇宸聽到寵兒的話,直勾勾地盯上了她的臉頰。

爺爺有跟他說過,會給他找一個媽咪,難道這女人就是要嫁給他爹地的人?

“瀾爺結婚了,就在今天,我是他明媒正娶的媳婦,柏宇宸名正言順的母親,你有什麼意見嗎?”

來到女老師麵前,寵兒絲毫冇有客氣。

剛剛女老師那副口氣,已然讓她意識到對方是個勢利眼。

她最看不上的就是這種狗眼看人低的存在。

“嗬,嫁給一個活死人有什麼好得意的?說句不好聽的,你不也就是柏宇宸的後媽,你願意嫁進柏家也不過就是圖錢,拜金女一個,你還好意思趾高氣揚?”

女老師顯然不屑寵兒的身份,一臉冷笑。

全北城都知道那位大名鼎鼎的瀾爺一無所有了,他的女人誰會放在眼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