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叔叔,你吃糖吧,吃點甜食就開心了。”

小姑娘不想媽咪和哥哥因為她去跟爹地吵架。

他們一家人應該和和美美纔對。

如果爹地真的不喜歡她,她可以回臭忻忻家裡的,她不會讓媽咪為難。

小姑娘眼巴巴地看著柏景瀾,一雙清澈明亮地眼底,閃動著充滿希冀的光芒。

她希望爹地吃掉這顆糖,心情就能好起來。

她不希望他不開心的。

“我……”

也說不出為什麼,明明還很反感小姑孃的存在,可這會兒他竟然討厭不起來了。

那樣充滿純真的眼眸,那種對他的期許,就像一道陽光照到了柏景瀾的心裡。

這感覺很奇妙!

瀾爺再霸道也強勢不起來了。

說到底,他一個大男人竟然跟一個小朋友斤斤計較,確實冇有道理。

他倍感慚愧,伸手將棉花糖接過來,攥在了手心。

他不喜甜食,這東西他不會吃。

但他不想再傷小姑孃的心,那樣很冇風度。

“開車,回去。”

心裡多少有些尷尬,柏景瀾又瞟了蕭然一眼,然後抱起柏宇宸放到了腿上。

小傢夥當即看向七七,淺淺地彎起了小嘴唇。

七七不瞭解情況,他可是很清楚的。

爹地準許七七去他家裡,就說明他妥協了。

真好,他可以每天都跟七七待在一起了。

七七似乎也看明白了什麼,小姑娘抱住寵兒的脖頸,貼在她耳邊小聲說:“媽咪,我好開心。”

小姑娘笑著,聲音裡都透著甜蜜。

寵兒卻高興不起來,甚至還有些心酸。

她不確定她是不是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

如果七七對柏景瀾產生濃厚的感情,等他們離開的時候會不會對孩子們造成傷害。

可現在在想這些已然為時已晚,她也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瀾爺,待會兒我們聊聊?”

有些話她還是想跟柏景瀾說清楚的,不能就這麼稀裡糊塗的得過且過。

況且,賀子忻已經幫她找好了中醫,這事她總要跟柏景瀾打個招呼。

“書房聊。”

男人也有話跟她說,柏景瀾雖然冇有看她,但回了她的話。

如此,她也不再多言。

回程的一路,車內依舊沉默,但不似剛剛那麼壓抑了。

一行人返回到山頂彆墅。

柏宇宸直接把七七帶去了他的房間。

寵兒和蕭然將柏景瀾抬到了書房。

“鈴——”

蕭然剛打算離開,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他是柏景瀾的私人助理兼保鏢。

瀾爺另外還有一位商務助理,專門處理工作事物。

這通電話就是對方打來的。

他接起電話直接打招呼:“錢楓,你說。”

“瀾爺上了熱搜,熱度居高不下,你瞭解下情況,我等他的吩咐。”

言簡意賅,對方掛斷了電話。

柏景瀾身邊的人都是惜字如金的主。

錢楓比蕭然還要冷酷。

“瀾爺……”

蕭然來到書桌邊上,一本正經的做了彙報:“錢楓致電,說您上了熱搜,他在等待您的指令。”

“熱搜?”

柏景瀾有些意外地挑了下眉。

他想不到有什麼理由能登上熱搜。

剛剛他們在商場似乎並冇有碰到媒體。

男人從西裝內袋掏出手機,調出熱搜瞭解情況。

看到熱搜榜首的標題,他立馬蹙起了濃眉。

“瀾爺再次崛起,不惜重金買下米蘭之約討新妻歡心,真是讓人羨慕嫉妒恨啊。”

什麼是米蘭之約?他什麼時候買過這種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