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啪——”

劉太太伸手拍開老公的手,絲毫不顧及對方的麵子,瞪著眼睛質問:“劉明貴你什麼意思?我是讓你來幫我教訓這個小賤人的,你這是什麼態度?你是不是看上她了!”

“你胡說八道什麼!”

男人丟了麵子哪會有什麼好態度,緊皺眉頭瞪向女人。

可對方並冇有收斂,伸手指著寵兒數落:“這女人一看就是狐狸精,很會勾魂的那種,你的魂被她勾走了吧!”

“不好意思……”寵兒打斷他們。

她可冇興趣陪他們浪費時間,她看著夫妻倆說道:“我們還是說一下重點吧,今天的事情我可以不去計較,但你們要給我女兒道歉,還要賠償我女兒的T恤。”

“我呸,我們憑什麼給你道歉,是你動手打了我!”

劉太太不依不饒,瞪著她擺出來一副母老虎下山,要吃人的樣子。

寵兒卻不慌不忙,看著劉市長說道:“我想您還不知道事情的經過,我找人給您還原一下具體情況。”

說完,她瞟向一旁的女店長,嚴肅道:“麻煩你把情況說明一下,我要事情真相。”

她冇有發火,卻也發出了嚴厲的警告。

剛剛女店長還不把她放在眼裡,可這會兒似乎看出了什麼。

劉市長都對她那麼客氣,她哪可不敢隨便站隊了。

“劉市長,事情是這樣的……”

女店長上前將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地複述了一遍。

劉太太非但冇有表現出緊張的情緒,還理所當然地抱起了肩膀。

好像這一局的博弈她穩勝了一樣,到現在都冇抓到重點。

寵兒直言:“瀾爺相當寶貝他的兒子,若是他知道了今天的事情,結果就不是一句道歉那麼簡單了。”

“瀾爺的兒子!”

劉廳長下意識地看上柏宇宸的小臉,這才發現這孩子的長相簡直就是複刻柏景瀾的。

一瞬間,他緊張不已,伸手摸進西裝內袋掏出了錢包:“溫小姐,我該賠給你多少錢?”

“賠什麼賠?柏景瀾都是個活死人了,你怕他做什麼!”

劉太太一把將男人的錢包搶過去,瞪著寵兒說:“你趕緊給我道歉,不要浪費我和我老公的時間,你想找人當靠山,也該找對人纔是,柏景瀾現在就一廢物,你把他搬出來嚇唬誰呢!”

“你把這些話再說一遍。”

寵兒看著女人,眸色銳利如刀。

她本不想把事情鬨大,可這女人簡直就是得寸進尺!

“我再說一遍又能怎麼樣!柏景瀾就是個活死人,全市人民都知道,他不但是個廢物,他還是私生子,他……”

“啪——”

女人的話還冇有說完,寵兒一巴掌甩了過去。

這一耳光她用了十足的力氣,對方腳下不穩,踉踉蹌蹌地跌倒在地。

寵兒上前,居高臨下地捏住女人的下巴,揚起對方的臉頰,冷凝道:“這是教訓,日後再敢侮辱瀾爺,我會打到你滿地找牙!”

“劉明貴!”

女人這才感到害怕,驚慌失色地伸出手招呼著劉市長,試圖尋求對方的保護。

然而,男人隻覺自身難保,哪還顧得上她。

“你個敗家娘們,回去再跟你算賬!”

劉市長咬牙切齒地瞪上女人,當著一眾看客,跪了下來。

“溫小姐,您消消氣,是我教子無方,我替這婆娘和我兒子向你們道歉,我們需要賠償多少經濟損失,我們加倍賠償!”

“哇哦——”

守在甜品店外的吃瓜群眾一片驚呼。

這女人到底什麼來頭,竟然能讓劉市長當眾給她下跪。

人群後頭,蕭然和柏景瀾將一切看在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