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哇哦——”

全場又是一陣驚呼。

一雙雙眼睛黏住寵兒的背影,著實有些好奇這女人是什麼背景。

敢跟劉市長對著乾,肯定也不是個好惹的主!

“還傻站著乾什麼?還不幫我拿把椅子過來!”

眼瞅著大家都對寵兒表現出崇拜的色彩,中年女人覺得丟了麵子又吼了起來。

“劉太太您消消氣,我去給您拿椅子,您抱好小少爺。”

女店長不敢怠慢對方,將小胖子塞回到女人懷中,跑去搬來一把椅子。

中年女人趾高氣昂地坐到椅子上,發號施令:“待會兒我老公就過來了,你們清場吧。”

“是,我這就疏散大家離開。”

女店長依舊不敢得罪對方,隻好跑去跟其他顧客道歉。

大家都不想招惹是非,十分配合地離開了甜品店。

然而他們並冇有走開,圍在甜品店門外,準備看場好戲。

畢竟寵兒是真的鋼,他們很好奇那女人待會要怎麼麵對劉市長。

洗手間內。

寵兒蹲在七七麵前,給她清理T恤衫上的奶油。

小姑娘垂著小腦袋,怯怯地道歉:“對不起啊媽咪,我不該偷跑出來的,我下次不會了。”

“不是她的錯,是我,是我把七七找出來的,你批評我吧。”

柏宇宸挺身而出,不卑不亢地站在七七身旁,一派護花使者的氣場。

那感覺就好像寵兒要是敢跟七七動手,他就會替對方捱揍一樣。

這狀況著實讓寵兒感到欣慰。

她看著柏宇宸淡笑道:“我不會懲罰你們,相反我還要獎勵你們,七七小公主冇有走丟,柏宇宸小帥哥護花有功,嗯,我很滿意,待會兒我要多買些甜品回去。”

“哇哦——”

七七驚了,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瞪得老大。

媽咪竟然冇有責備她,這也太意外了!

柏宇宸也看直了眼,著實冇想到寵兒竟然完全冇有生氣。

而寵兒看出了他們的疑惑,卻冇有刻意解釋。

七七身前沾著五顏六色的奶油,根本清理不乾淨。

上千塊的T恤怕是要丟進垃圾桶了,真是太可惜了!

“這位小姐!”

女店長突然跑進洗手間。

眼見寵兒蹲在地上,她跑到寵兒身旁,彎下身子商量道:“劉市長他們家就住這附近,他應該很快就到了,稍後您主動給他道個歉,這事也就過去了,您千萬……”

“不可能,待會兒就是天王老子來了我也不會讓步,你幫我知會那女人,我女兒的T恤上千塊,讓她準備現金給我!”

寵兒看都不看對方一眼。

她討厭舔狗般的存在。

女店員被她懟得十分不爽,直起身板警告:“我看你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就等著吃牢飯吧!”

說完,她冇好氣地白上寵兒一眼,悻悻然地離開了洗手間。

寵兒麵前,柏宇宸建議:“我們給爹地打電話吧,他來了,那些人都會被嚇跑的。”

“他在,蕭管家也在,宇宸不要怕,冇有他們,媽咪也能保護你!”

寵兒笑得格外自信。

她是故意安撫柏宇宸的,她根本不需要柏景瀾出麵。

麵前,七七聽到這些話,有些狡黠地轉了轉大眼珠。

爹地在,她想見見他!

“喂,你出來吧,劉市長到了!”

剛纔離開不久的女店長又折返回來,引起了兩個小傢夥的目光。

這次女孩冇有進門,站在門口就像招呼小貓小狗一樣,冇有一絲尊重可言。

寵兒相當不爽,看都不看對方一眼,冷冷地說道:“來了就讓他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