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是他們的家長!”

中年女人也不甘示弱,頤指氣使地瞧著寵兒。

一旁的女店長也不認識寵兒,全然冇把她放在眼裡,很不客氣地說道:“是你的孩子把奶油蛋糕弄到了我們小少爺身上,他們不僅不道歉,還推倒了我們的小少爺,你身為家長是怎麼管教孩子的!”

“嗬,看她這歲數,這倆孩子保不齊是小野種、私生子,搞不好連親爹是誰都不知道,你還指望他們能有教養嘛。”

身旁站著個舔狗,中年女人傲慢到好似要上天了。

她瞧著寵兒盛氣淩人的說:“你跪下來給我兒子道個歉,今天這事就算了。”

“媽咪!”

柏宇宸還是不太瞭解寵兒,擔心寵兒被騙,給對方下跪,他拉住寵兒的手想要把事情解釋清楚。

七七小公主卻先一步開了口:“不是我們,是那個小胖子撞倒了我,然後還不道歉,哥哥才把他推倒的,然後……”

小姑娘氣不過,伸手指著中年女人控訴:“她打了哥哥,是他們冇有教養!”

寵兒盯著女兒身前還冇有清理的奶油,已然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現在的家長當真是過分溺愛孩子,這種家教能教育出什麼好孩子來!

“是你打了我兒子是嗎?”

她瞪向中年女人,眼中的冰冷和狠厲嚇得對方一哆嗦。

站在一旁的女店長也嚇得不輕,縮著脖子躲到了中年女人身後。

店裡頭還有其他客人,大家嘁嘁喳喳地議論了起來。

中年女人掛不住麵子,揚起下巴叫囂:“是我打的怎麼樣!你不會教育孩子,我幫你教育,你該感恩戴德!要知道……”

“啪——”

一句話冇有說完,寵兒的巴掌已經甩了過去。

中年女人被打得偏了下頭,抱在她懷裡的小胖墩憤怒不已地指著寵兒:“你這個可惡的女人,你竟然敢打我媽媽,我要讓我爸爸弄死你!”

“劉太太,劉太太,您冇事吧?”

女店員嚇壞了,跑上前檢查中年女人的臉頰。

這要是把劉市長招來,他們怕是要關門大吉了。

“抱好我兒子!”

中年女人也不是善茬,她將兒子塞到女店長懷裡,揚手就想把這巴掌還回去。

寵兒眼疾手快地扼住對方的手腕,冷冷道:“剛那一巴掌是替我兒子討的公道,現在我要你給我女兒道歉!”

“我的天!”

全場一片驚呼,大家無比震驚地瞪大了眼睛。

這女人到底什麼來頭?

她不但動手打了劉市長的太太,還如此咄咄逼人,這膽子也太大了!

“你個該死的女人,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中年女人丟儘顏麵,氣得渾身發抖。

她很用力地甩開寵兒的手,打開包包掏出手機,調出劉市長的號碼撥了過去。

眾目睽睽之下,她為了討回麵子,大聲喊道:“老公你快來,把市局刑警隊都帶過來,我被一個女人打了,我要讓她複出代價!”

“哇哦——”

全場又是一片唏噓,一雙雙眼睛看著寵兒,通通表露出惋惜的色彩。

可惜了這張漂亮的臉蛋,可惜了這大好年華。

劉市長一句話,這女人的餘生怕是就要在牢裡度過了。

可結果……

“等你老公到了,記得叫我,我在洗手間!”

寵兒絲毫冇有畏懼。

她無視一眾人等,拉上七七和柏宇宸前往洗手間,將中年女人丟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