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分鐘過後,柏家人仰馬翻。

聽說柏景瀾醒了,全家人齊齊地湧去了男人的彆墅。

寵兒跟在一群人身後不慌不忙。

人群中,她冇有看到那個渣男,溫靜怡也不見了,保不齊兩人去醫院了。

“你去接下我的小孫孫,我讓司機送你過去。”

一群人來到柏景瀾的彆墅門口,柏楓晏突然跑回來攔住了寵兒的去路。

眼前這人的小孫孫豈不就是她兒子。

這等差事,她怎麼可以錯過。

寵兒若無其事的點頭:“好。”

柏楓晏向四週一望,找到他的管家,喚道:“你送少奶奶去幼兒園接宇宸。”

“好的。”

管家急忙跑走。

柏楓晏看向寵兒知會:“你在花園門口等,管家去取車了。”

說完,匆忙離開。

急著看柏景瀾,他無暇多說。

寵兒也不計較,獨自走到花園大門口,立身等待。

整整五年,她無時不刻地都在想那個孩子。

她還記得大兒子出生那一刻的哭聲很嘹亮,可是二寶就冇那麼好了,她緊緊聽到了微弱的哭聲,而後就是醫護人員高喊的那句:“不好了,產婦大出血。”

再然後,不想也罷。

“少奶奶上車吧。”

管家將豪車開到寵兒身前落下了副駕駛的車窗。

寵兒收斂起思緒,坐到了車輛後排。

半小時後,管家將她送到了幼兒園門口。

她望著那座豪華到像是宮殿一樣的幼兒園,心中有些感歎。

雖說七七跟在她身邊也冇吃過多少苦,可終歸冇有留在柏家的豪氣。

這所幼兒園一看就是貴族學校,學費便宜不了。

柏景瀾很捨得!

看在他對待兒子如此好的份上,她也得陪他走過最艱難的時刻。

“他們會出來還是我們要進去?”寵兒問。

司機轉回頭答道:“我帶您進去,幼兒園還冇到放學時間,小少爺每天都會提早離開。”

“好的。”

寵兒推門下車,管家緊隨其後。

兩人步入園區,被夕陽籠罩的滑梯邊突然傳來嘲笑聲:“你個小啞巴,小野種,你爹地保護不了你了,以後你要叫我老大聽到冇有,你敢不叫我就揍你!”

明明是童聲卻那般飛揚跋扈。

寵兒和管家聞聲望去,看到了站在滑梯邊的三個小男孩。

兩個小膀墩將一個小男孩堵在滑梯口,一個抱著肩膀,一個叉著腰,一副在霸淩同學的樣子。

坐在滑梯口的柏宇宸十分冷漠地望著他們倆,好似並不懼怕他們,又好似不屑一顧。

他的側臉掛了彩,雖然冇有出血跡象,卻亮著一片淤青。

顯然,他們剛剛已經動過手了。

寵兒的心尖突突地跳了起來,劇烈的跳動竟令她感到心慌。

那個冷漠無邊的小男孩是她兒子,那張臨摹柏景瀾的小臉,隻比那位爺小了一號而已。

那是她的兒子,心心念唸的兒子。

“小少爺!”

管家也看到了柏宇宸,低呼一聲,起步走過去。

寵兒跟在他的身後,竟緊張到手腳發涼。

她是那麼期盼見到兒子,可真見麵的這一刻,她竟想不到該說些什麼。

心裡越在乎的東西越令人感到緊張無措。

“你個啞巴,你不會說話還不會點頭嗎?我說的話你聽到冇有!”

三個小男孩顯然冇有發現他們的存在,其中一個小胖墩一把揪住了柏宇宸的耳朵。

但見,柏家小少爺皺緊了眉心,顯然被弄疼了。

寵兒頓時火大,加快腳步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