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男人……柏景瀾背對著寵兒站在前方。

原本以為已經倒下的人,竟站的英姿挺拔,兩條長腿像是紮根到了泥土之中。

他不是被蛇咬了,這是哪裡來的硬氣?

“我錯了,瀾爺您放過我吧,我知道錯了。”

寵兒在視頻中看到的男人突然開口,吸引了她的目光。

她這纔看到倒在男人身旁的兩人,柏景瀾將他們打死了嗎?

“孩子在哪裡?”

柏景瀾開口,聲音冷得不行。

這聲言語落下,他的腳下晃了一下。

很明顯,他撐不住了。

“瀾爺!”

寵兒迅速上前。

保鏢們也跟上前去。

倒在地上的男子看到這麼多人,嚇得渾身發抖。

柏景瀾看到寵兒蹙起眉頭:“你怎麼來了?”

他的臉色一片灰白,連嘴唇都蒼白了起來。

這是被蛇咬到的跡象。

而蕭然,已經昏過去了。

“你坐下休息,這裡交給我!”

這會兒可顧不上解釋太多,寵兒摟上男人的腰,強行將人壓坐在地。

柏景瀾也確實冇有力氣了,索性不反抗,雙手撐住草地,屏住呼吸,逼著自己清醒。

前方,寵兒向癱倒在地的男人走了過去。

對方嚇得瑟瑟發抖:“你彆過來,彆過來!”

這女人太可怕了。

她那雙眼冷酷且凶狠,像是要殺人一般,看得人心驚膽戰。

男子的眼中透出無限驚恐:“你彆過來,我知道我錯了,你彆過來,求你饒我一條狗命……”

“孩子在哪裡?”

寵兒並未停下腳步,一步步向男子靠近。

可她手中的鞭子卻冇有她那麼平靜,她每走一步,皮鞭就將草坪拖出一段讓人恐懼的聲響。

癱倒在地的男子大喊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孩子不在這裡,真的不在這裡。”

“你不知道?”

寵兒繼續往前走。

手中的皮鞭被她緊緊握住,分分鐘能變成靈蛇。

“我真的不知道啊,我隻負責在這裡等人,我不知道……啊!”

男子的話還未說完,寵兒甩起鞭子狠狠地抽在他的麵前,嚇得他臉色慘白。

“啪——”

極為響亮的一鞭,狠狠抽在男子身上,他縮成一團,痛呼聲卡在了喉頭。

寵兒上前一步,居高臨下地站到了男子麵前:“說,孩子在哪裡?”

“我不知道……啊!”

又一鞭甩過去,男子抱住頭頂,痛到抽搐。

這一鞭抽裂了他的頭皮,鮮血糊了他一臉。

寵兒舉起手中的鞭子,指向他,冷冷問道:“你說還是不說?”

白皙的臉龐冷到極致,渾身找不到一點回暖的氣息。

她是真的動怒了,嚇得一群保鏢直吞口水。

“你,你放我離開,我就……啊!”

男子為了保命,竟想跟寵兒談條件。

從天而降的一鞭抽到他腰間,他差點從地上彈跳起來。

“啪——”

又一鞭甩過去,寵兒都不知道抽到了哪裡。

隻見,男子蜷縮成團,滿地打滾,鮮血染紅了他身邊的草坪。

“你說還是不說?”

已然失去了耐性,寵兒握緊手中的鞭子,臉色陰沉一片。

“你放我走,放……”

“啪——”

“啪——”

“啪——”

男子竟然還想繼續談條件!

寵兒徹底發狠了,一鞭又一鞭地抽過去,一邊抽一邊質問:“孩子在哪裡?你到底說還是不說!”

“我的天!”

一群保鏢嚇得脊背發寒。

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寵兒發狠。

這位大小姐可是不能招惹。

她這是要殺人,要活活抽死那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