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知道了,你放心吧,今天這事不是為你做的,是為我自己討個公道,我不會放過那老東西的。”

視頻裡的對話,李梅鳳聽得一清二楚,這會兒幾乎就是咬牙切齒。

這婚她離定了,若不然,她就算不破產也會被楚江山那老東西給害死!

“好,那我們分頭行事,我先走!”

一把搶過李梅鳳手中的馬鞭,寵兒跑到車邊坐進駕駛位,一腳油門,呼嘯離去。

……

市郊,猴頭山。

許是距離市區不遠的緣故,寵兒來到山腳下,賀子忻他們剛好也到了。

這裡是出了名的荒山,根本冇有山上公路。

兩路人隻能將車停在路邊。

賀子忻帶了二十個保鏢過來,一群人從兩輛麪包車上跳下來的場麵還是挺壯觀的。

寵兒下車,賀子忻也跳下了麪包車。

兩人對視一眼,賀子忻匆匆地向她跑過來:“我說大寶貝,是誰那麼大的膽子竟然敢綁架柏景瀾?他是腦袋竄包還是智障啊?”

“他們是想謀害我,根本不知道柏景瀾會過來!”

想到楚江山的陰險,竟然想放蛇毒害她,寵兒死死地攥住了手中的皮鞭:“上山吧,你們跟我身後,這山上有蛇!”

“什麼,有蛇?”

賀子忻驚了一下,蛇毒這玩意可不是開玩笑的,說不害怕絕對是假的。

可是寵兒根本不給他周旋的餘地,已經將他們丟在身後,獨自上山了。

“我說大寶貝,你小心點!”

她都這麼無畏無懼了,他們這些大男人哪好意思退縮,賀子忻看向那些保鏢喚道:“還不快點跟上,老子的人長得可不是鼠膽!”

說完,他率先跑起來,跟上了寵兒的腳步。

那群保鏢也迅速跟了上來。

“小心!”

一行人剛剛進入山林,寵兒就聽到了怪異的響聲,將一群人攔在了身後。

“呲——”

果然有蛇,那聲音越來越接近了!

“你們退後,看著點腳下!”

一聲令下,賀子忻和保鏢們紛紛向後倒退。

寵兒接受過專業訓練,他們可冇有。

叢林這地方對寵兒是小意思,對他們可就不是那樣了。

“啪——”

一聲鞭響,清脆至極。

一股子血腥味撲鼻而來,自樹上砸下來的青蛇被寵兒一鞭子抽斷,兩截蛇身掉落在地。

“啪——”

“啪——”

“啪——”

又是三聲鞭響,鮮血四濺,飛的到處都是。

這裡還真有人在放蛇,數條蛇從樹上掉落下來,寵兒的鞭子一通亂舞,多少條半截蛇身掉落在地已經數不清了。

“我的媽呀!”

賀子忻嚇得幾乎不能呼吸,整個人都貼在了保鏢身上。

“溫小姐,小心!”

另一名保鏢看到從前方竄過來的毒舌,無比緊張的喊了起來。

“啪”地一聲,寵兒一鞭子抽上那蛇身,被抽成兩端的蛇身飛上半空,又重重地落下。

放蛇的人被徹底嚇蒙了。

這女人太恐怖了。

她手中的皮鞭比這些毒舌還凶猛。

藏在樹上的人一動都不敢動。

寵兒想到了他們的位置,一雙冷如刀鋒的眼抬到樹上:“你們給我聽好了,再敢放蛇下來,我就送你們去西天,兄弟們把傢夥掏出來!”

絕對是兵營練出來的氣勢,保鏢們佩服不已,紛紛掏出了手槍。

樹上的人冇有武器,嚇得更不敢動作,周圍一片寂靜,哪還看得到什麼毒舌的蹤影。

“繼續上山!”

寵兒的臉上沾到蛇的血跡,莫名地平添了幾許殺戮之氣。

賀子忻都快被嚇蒙了,根本不知道怎麼邁步,兩名保鏢隻好將人架了起來。

一行人繼續往山上走,還真如蕭然所說,很快就看到了柏景瀾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