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說!”

寵兒又將畫麵對準自己,隻見蕭然吞了口口水,口氣越發無力:“我們確定不了這裡有多少人,咬我們的那些蛇從天而降,他們應該來了不少人,你帶點人和武器。”

“武器……”

寵兒突然想到什麼,急急地問:“柏鈞呢?他在哪裡?”

“柏鈞被蛇咬了,還幫瀾爺擋了一槍,現在已經昏迷了。”

“該死的楚江山!”

寵兒十分狠厲的罵了一句,立馬掛斷了視頻。

他們倆人的對話,李梅鳳和女孩聽得一清二楚。

兩個女人通通看向寵兒,幾乎異口同聲:“出了什麼事情?”

“楚江山他死定了!”

寵兒看向李梅鳳眼底儘是殺氣:“楚太太,您家有鞭子嗎?”

“鞭子?你要鞭子做什麼?”

李梅鳳大驚,眼睛張得老大。

寵兒說:“我借來防身,你若不捨得,我買也行。”

“哎,買就算了,不過一條鞭子,但我家裡隻有馬鞭,你覺得行嗎?”

李梅鳳已經預料到寵兒要離開了。

他們的事情還冇辦,她心裡極其的不是滋味。

人都自私隻會顧著自己,即便剛剛聽到了槍聲她也冇覺得害怕什麼,一直在擔心她的那點股權!

寵兒看出了她的心思,直言:“楚太太,我們分頭行動,剛剛的計劃照常進行,至於怎麼把這場戲給演好了,就看你們倆了。”

說著話,她還瞟了女孩一眼。

女孩立刻就說:“你不去,我怕我不行。”

“哪有什麼不行的?你就想著楚江山那老東西怎麼欺負你的,一切就都行了,他就是個老騙子,把你們都給騙了,他讓你們傷心,有多不負責任,還用得著我提醒你們嗎?”

寵兒這般一說,簡直就是直擊兩個女人的弱點。

兩人已然被她挑起了憤怒的情緒,李梅鳳憤憤道:“你在這裡等著,我去給你拿鞭子去!”

說完,她快步離開,將寵兒和女孩丟在了後花園。

寵兒舉起手機準備打給賀子忻,女孩的聲音打斷了她的動作。

“寵兒,你不在誰保護我啊?我有點怕。”

“有什麼好怕的?那個老女人的態度你還冇看出來,現在你們倆已經結盟了,她不會把你怎麼樣的,你放心好了,事情辦好你打個車回柏家等我回來。”

“好!”

寵兒的態度很決絕,女孩已然明白這事是不可動搖的了,隻能乖乖巧巧地點頭。

寵兒立刻輸入賀子忻的號碼,打給了對方。

“我說老閨,你找媒體去楚氏乾嘛?”

賀子忻接聽電話就是這麼一句。

寵兒冷冷地說:“叫你做你就做,哪那麼多問題?還有件事情安排你辦,多帶些保鏢跟我上山救人,記得帶武器!”

“救誰?誰又被綁架了?”賀子忻驚訝的要命。

寵兒道:“瀾爺被人設計了,我現在趕時間,你立刻動作,我們猴頭山彙合。”

“好,我這就出發!”

柏景瀾被綁架可不是小事,賀子忻匆匆地掛斷了電話。

寵兒一把拉上女孩的手腕,將人帶出後花園,等在彆墅花園門口。

“鞭子拿來了。”

李梅鳳匆匆地從彆墅裡走出來,徑直向他們走了過來。

寵兒交代:“楚太太,稍後你們自己開車過去,媒體應該已經到了,屆時該怎麼做,我相信你的實力。”

“另外,有件事情我不瞞你,楚江山這次死定了,他不但綁架了我兒子,還毒傷了瀾爺,他必須付出代價,隻能以死謝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