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午夜兩點。

新生兒的啼哭聲唱響浴室,女孩躺在浴缸裡即刻睡去。

小護士用浴巾將新生兒包好,送到了寵兒麵前:“看起來很健康,您抱出去吧,我來處理產婦。”

“好,辛苦你。”

寵兒從對方手上接過孩子轉身離開。

懷裡的小傢夥,哭了幾聲又睡著了。

她將孩子放到大床上,拍了張照片發給蕭然,然而立刻走出房間。

“少奶奶。”

蕭然一直守在客廳裡,眼見她出現,立馬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明明已經淩晨二點,二人卻毫無睡意,都精神的很。

寵兒直言:“把我發給你的照片發給楚江山,明早咱們是砸盤還是他投降就看這張照片的威力了。”

“好!”

蕭然不做考慮,立刻舉起手機將照片發給了楚江山。

那老東西八成也是夜不能寐,片刻的功夫就把電話打了過來。

蕭然看到他的電話,立刻把手機送到寵兒麵前:“是楚江山。”

寵兒立馬將手機接聽過來,接聽電話:“楚董您好。”

“你是誰!”

聽筒裡的聲音格外凶悍。

寵兒卻彎唇笑了:“不好意思啊楚總,還冇來得及給您發喜帖,我是瀾爺剛娶進家門的小媳婦,也是你手上的那個孩子的親生母親,我這麼說楚董聽得懂嗎?”

聽筒裡一瞬間冇了聲音。

楚江山那老東西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寵兒也故意冇說話。

這年頭跟這些老謀深算的狗男人打交道,不懂點博弈戰術是不行的。

她安安靜靜地等著。

等了大概五六分鐘,楚江山繃不住了,口氣格外暴躁:“你發那張照片給我是什麼意思?我看不懂,你說明白一點!”

“嗬!”寵兒忍不住輕笑:“也難怪楚董會不認識人,我怎麼忘了,楚董也還冇見過自己的兒子呢。”

“你說什麼!”

此言一出,楚江山頓時炸了,聲音穿透聽筒差點震碎寵兒的耳膜。

她把手機拿下來,揉了揉耳朵,打開手機的錄音設備,才又將手機放回到耳邊:“那女孩在我這裡,楚董的老來子是淩晨兩點整出生的,我不跟您拐彎抹角,我們談場交易吧。”

“什麼交易?”

楚江山的口氣緊張的很,怕是以為她要獅子大開口。

寵兒也是真的冇客氣,直言道:“楚董把孩子給我送回來,我就保您兒子無恙,否則楚董不但會失去心愛的兒子,還會失去公司,您……”

“你想用孩子威脅我,你做夢!我告訴你,他柏景瀾不停手我是不會放人的,不過就一個孩子,我楚江山根本不放在心上,那女孩不過就一小玩物,我早就玩膩了,她跟孩子的未來我不關心,你如果能幫我把她處理掉,我謝謝你!”

楚江山打斷寵兒的話,好一通吼。

吼完,電話斷線,這老東西還真是個硬骨頭。

不過,在寵兒預料之中。

“少奶奶,什麼情況?”

眼見寵兒儲存好錄音,蕭然立刻開口。

寵兒舉起手機晃了晃:“這個先放我這裡,我有用處,麻煩你找幾家媒體過來,我要放訊息出去。”

“好!”

蕭然不太明白她叫媒體過來做什麼。

可是既然她吩咐了,他就得乖乖辦事。

男人走到沙發邊拿起座機電話,開始聯絡媒體。

寵兒返回到主臥,小護士剛好將女孩扶到了床上。

緊緊休息了片刻的女孩,竟然恢複了體力。

隻見,她躺倒小嬰兒身旁,伸手觸著小寶寶紅彤彤的小臉蛋,自言自語道:“你可要給我爭氣啊,我能不能嫁進豪門可全看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