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寵兒看到女孩這出打扮,已經參透了對方的心思。

她故意露臉出來,八成是想趁著這次的風波上位,畢竟她肚子裡揣著寶呢。

現在的女孩子啊,能不能多愛自己一點?

寵兒在心裡感歎一聲,微微揚起紅唇:“你想要的我可以幫你實現,不就是楚江山的太太嗎?不難,但前提是我需要跟你聊聊。”

她這般一說,女孩心裡咯噔一下。

這女人竟然能猜透她的心思,她到底是誰?

“上車吧,我不想叫保鏢把你架走。”

寵兒將手搭上了車門,一副強大的氣場,看起來就不好惹的樣子。

女孩順勢瞟了眼她身後的車,那是柏景瀾的座駕,定製版賓利全球就這麼一輛。

“你跟瀾爺是什麼關係?”

如果可以榜上柏景瀾,誰會搭理楚江山那個老頭。

女孩對柏景瀾的背景十分瞭解。

寵兒彎唇一笑:“你可以叫我柏太太,我擔得起。”

“你跟瀾爺結婚了?”

是個女人聽到這事都得失落,女孩也不例外,小臉上掩飾不住情緒。

但說是失落,可能更多的是嫉妒。

寵兒懶得廢話,乾脆說:“楚江山如果破產,你肚子裡的孩子就是個累贅,上不上車你自己決定!”

“破產?”

女孩忍不住又瞟了眼寵兒身後的座駕。

如果柏景瀾想讓楚江山破產,那楚家就好不了了。

她選擇妥協:“我跟你走,但你得保證我的安全。”

寵兒彎唇:“你放心,我不但會保證你的安全,還會讓你這輩子衣食無憂,隻要你願意配合我。”

“好,我上車。”

女孩是真的擔心楚江山會破產。

如果那老東西破產了,她這盤棋就輸了,她才二十歲,如果不是為了那萬貫家財,誰願意給一個老頭子生孩子!

……

楚氏。

坐在辦公桌前的楚江山,臉色一片慘白。

股市開盤,楚氏股價大跌,市值蒸發近十億,這還僅僅隻是開始。

“楚董,楚董!”

董秘焦急難耐,直接闖進了董事長辦公室。

他們昨晚已經聘請了公關團隊,可現實是晚了,一切都來不及了。

互聯網時代,傳播速度太快,他們的解釋澄清更像是掩耳盜鈴。

“楚董,股價還會繼續下跌,在這麼下去,冇到中午就得停牌,怎麼辦?”

中年女人來到辦公桌邊,急得都顧不上自己的身份了:“楚董,在這麼下去,我要怎麼跟中小股東交代?”

“你先彆吵!”

楚江山冇想到事情會失去他的掌控。

好在,他一早就做了準備。

男人撈起辦公桌上的手機,打給那天與他一起“接見”柏景瀾的那些老東西。

……

市中心,寵兒他們離開月子醫院,遇到了第一個紅燈。

蕭然將車停至斑馬線前,坐在寵兒身側的女孩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怎麼了?”

寵兒轉頭看去,就見女孩一臉呆滯。

無奈,她又問了一聲:“你怎麼了?說話啊?”

“我……我好像破水了……”

女孩下意識地望向岔開的雙腿。

輕薄的棉麻孕婦裙遮住了身下的光景,並不能看到座椅上是什麼情況。

“啊,好疼!”

強烈的宮縮襲來,她死死地攥住了寵兒的小手,差點把寵兒纖細的手指給捏斷了。

“你預產期在什麼時候?”

這狀況明顯不是裝得,寵兒皺起眉頭。

女孩道:“後天,快,快送我回去,我可能要生了,啊,好痛!”

小手托住孕肚,女孩痛苦地仰起頭,靠在座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