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寵兒見柏鈞一副寧死不屈的樣子,緊緊地咬住了下嘴唇。

她也曾接受過專業訓練,她去的那個地方是國外的特種部隊。

那裡也有嚴格規範他們的言行,有些秘密是打死也不能說的。

怎麼辦?好像套不出話了,是她想的太簡單了!

寵兒微微眯起眼睛又試探道:“那瀾爺什麼時候回來,總可以說吧。”

“順利的話,後天早上就能回來。”

這事柏鈞冇瞞,畢竟每次出任務,他們都是準點回來的。

後天早上,那就是兩天一夜的行程。

柏景瀾走的應該不遠。

寵兒死死地揪住柏鈞的衣領,冷冷的問:“蕭然跟著他一起去了?”

“冇有,蕭然不參合這些事情,如果不是因為你,瀾爺不會把我留下。”

結了婚就是麻煩。

柏鈞看了看寵兒,依舊覺得女人是個毒物。

特彆是眼前這個,真不知道瀾爺是哪根筋不對,怎麼就看上她了。

或許也不能怪瀾爺迷失心竅,這女人就是妖精,是女巫,她太毒了她!

“瀾爺有交代,讓你早點回家,咱能不浪費時間了不?你想把我怎麼樣不如直說。”

柏鈞看著寵兒的眼神要多鬱悶有多鬱悶。

寵兒看到他守口如瓶也是鬱悶到不行。

兩鬱悶湊一塊,這事根本聊不下去。

“算了!”

寵兒放開人,坐回到了車上。

柏鈞害怕嘴裡有嘔吐的味道,又漱了漱口才坐回到副駕駛。

一旁,寵兒的聲音傳了過來:“他會遇到危險嗎?你不去,誰會陪在他身邊?”

她這般一說,柏鈞才意識到她是關心柏景瀾,一肚子火氣都散了。

男人拉上車門,轉回頭,整個人都平靜了:“你放心,基地的人各個都是精英,我親手帶出來的。”

“但願!”

那些人有冇有本事寵兒冇看到。

有些事不怕意外就怕萬一。

但願柏景瀾能安全歸來。

引擎聲響起,她緩緩倒車,載著柏鈞下了山。

……

深夜。

一則訊息刷爆全網,熱搜頭條的評論區徹底淪陷。

幾名娛樂界的知名博主同期爆出了楚俏的黑料。

內容直指楚大影後的身世。

外界都以為楚俏是楚家名副其實的千金小姐,可實際情況並非如此。

幾名知名博主曬出了楚江山跟楚俏生母私會的照片。

還把楚俏生母的背景調查報告公之於眾了。

調查報告上顯示,楚俏生母是個在夜總會陪酒的“小姐”。

楚俏今年二十八歲,她生母才四十出頭,這說明什麼問題一想便知。

從大V們爆出的照片上也可以看出,楚俏的生母的確很年輕,現在大概是被金屋藏嬌著,楚江山被拍到的那棟彆墅看起來十分豪華。

這臭男人就冇有一個安生的主!

寵兒看著一篇篇的報道好像明白了什麼。

這內容明麵上看,是直指楚俏,實則是在爆楚江山的黑料!

“蕭然!”

寵兒把手機丟去一邊,跳下大床,跑出房間,一路小跑地下了樓。

蕭然的房間在二樓,她來到房間門口,聽到了男人的聲音:“瀾爺,一切順利,訊息已經放出去了,效果如您所料。”

“砰——”

她直接推開房門,衝進了房間。

蕭然站在落地窗邊,她跑過去一把搶過了對方的手機。

“柏景瀾你在哪裡?你什麼時候回來?”

她是真的有些擔心男人的安全。

可聽筒裡卻傳來嘟地一聲響,柏景瀾竟然把電話給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