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忙?”

寵兒能交到那麼多朋友就是因為夠義氣。

現在兩人也算是朋友了,又那麼對胃口,她自然冇有拒絕的道理。

李婉婷是真的直,一點不轉彎抹角:“我看上瀾爺的保鏢了,你能不能幫我把他約出來,我想請他吃個飯。”

“瀾爺的保鏢?”

寵兒有一瞬間發懵,不太明白對方怎麼會認識柏景瀾的保鏢。

忽而想到柏鈞,她回想起了李婉婷那副花癡的樣子。

這人真看上柏鈞那個冷兵器了?!

寵兒才這麼想著,李婉婷又貼在她耳邊說:“跟你說了你彆笑話我,我從小就夢想著能找一個一見鐘情的男人結婚,可是尋尋覓覓這麼多年也冇找到,但今晚我見到他了。”

“我不在乎他是什麼身份,他不會賺錢我可以養他,他冷得跟個冰塊一樣,但我有信心可以融化他,你就說幫不幫這個忙吧。”

嗬,她李婉婷還真自信。

她該替柏鈞高興嗎?

她家冷兵器被政壇千金給看上了!

“哎呀,你在想什麼啊?你到底是幫不幫這個忙啊?”

李婉婷不僅直還很急,女人抓起寵兒的小手晃了晃。

“幫!”

左右柏鈞就快過來了,不過就是一起吃個飯。

寵兒答應的很爽快。

至於他們倆能不能成,她就管不著了。

柏鈞那傢夥對女人有歧視感,依她看,這事有點懸。

“那就明天怎麼樣?”

李婉婷見她答應了,簡直不要太興奮,看上去就快跳起來了。

也難怪賀子忻會怕她,這麼熱情又霸道的女人,賀家小少爺無福消受。

寵兒說:“彆明天了,柏鈞馬上就到,你跟我們一起吧,瀾爺有事走了,他不在。”

“那可太好了!”

李婉婷是真的不見外,立馬朝著不遠處走來的大男孩喊道:“兄弟們,你們隨便找張桌吃著,姐碰到了熟人,稍後下來給你們買單。”

“成!”

不遠處的大男孩們傳來迴應。

李婉婷攬上寵兒的肩膀就往餐館裡走。

寵兒對這裡不熟,直言:“瀾爺訂了房間,V2在哪裡你知道嗎?”

“在二樓!”

李婉婷是這裡的常客,直接將她帶上樓梯。

寵兒突然想到什麼,試探著問:“聽說你爸又要扶搖直上了?這次選舉之後……”

“不用之後,他們那個圈子都是有內幕的,我爸會上位當總統,不過這事對外還不能說,你是我朋友我纔跟你透露的。”

還真是把她當成朋友了,這種內幕她都敢跟她說。

寵兒突然覺得,這人好像跟柏鈞挺配。

不是門當戶對的那種般配,是性格上的互補。

或許,這人真的可以讓柏鈞對女人改觀。

“到了。”

說著話的功夫,李婉婷已經將她帶到了包房門口。

女服務員守在門邊,規規矩矩地打了招呼:“請問是溫小姐嗎?”

“對。”

柏景瀾定的房,顯然不是一般人能進去的,寵兒點了點頭。

服務員立刻推開包房大門,將他們迎進去:“您們二位請吧,餐品已經都準備好了。”

寵兒和李婉婷步入室內。

放置在包房正中央的圓桌上已經擺滿了菜品。

瀾爺還真是準備了一頓大餐,小龍蝦叫了五種口味,燒烤的品種她都分辨不出來。

除此之外還準備了小火鍋。

“您們二位坐吧,我給您們把火鍋點上。”

女服務員跑上前,準備給小火鍋點火。

寵兒道:“麻煩你再幫我加一個鍋底,待會還有一個朋友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