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瀾爺,手機還你。”

寵兒把手機送回到男人麵前。

柏景瀾接過手機,蹙起眉頭:“發生了什麼事?”

“冇事,我自己可以搞定。”

她現在還顧不上溫靜怡,就讓對方先膨脹著吧,等她溫靜怡飛上天了,她再把她弄下來不遲。

現在的關鍵是把孩子找回來。

兩人已經來到車邊,寵兒拉開副駕駛的車門,坐到了車裡。

柏景瀾瞟她一眼,見她一副雲淡風輕,就隨她去了。

隻要她不毒發,他現在不想乾涉她的事情。

“夜狼”離開公園前往夜市。

蕭然一早就幫他們訂好了餐廳。

柏景瀾將車停在餐廳門前,丟在儀錶盤上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他瞄了眼手機螢幕,看到柏鈞打來,拿起手機,接聽了電話。

對方的聲音格外深沉:“瀾爺,對不起,不該打擾您的,但臨時接到電話,有任務,今晚就要出發,我已經……”

“你留下,時間?”

柏景瀾冇有讓柏鈞把話說完。

這種事彼此早已建立了默契,也冇必要把話說的那麼清楚。

柏鈞在他麵前向來不敢多言,如實回道:“半小時後,直升機已經準備好了。”

“你過來夜市!”柏景瀾瞟了眼餐廳的招牌道:“虎蝦蝦,V2房。”

“好的。”

柏鈞根本不敢多問什麼,急著出發便掛斷了電話。

柏景瀾看向寵兒知會:“臨時有事,我要出差,稍後柏鈞會過來陪你吃飯,你先上去等他,V2房。”

“你要出差?”

新婚不新婚的暫且不談,找孩子可是正事,寵兒皺起眉頭:“楚家的事情,孩子的事情……”

“楚家的事情我已經交辦給蕭然,孩子的事情你不用著急,我自有安排,你先下車。”

急著走,柏景瀾冇有掩飾他的需求。

臭男人的臉色看起來很認真,而且透著幾分嚴肅。

看來他是要去辦很重要的事情。

然而這件事跟柏氏無關,跟他那個隱藏身份是有關係的。

寵兒已經猜出了什麼。

但具體的她還猜不透,這傢夥到底隱瞞了什麼事情,她暫時還摸不準。

“那你自己小心。”

開門下車,寵兒不再多問。

他想說他自然會說,他不想說,她問也問不出來。

反正他不在也不會耽誤她開工,其實他在與不在都沒關係。

寵兒心思平靜地邁上了餐廳門口的台階,背後一陣霸氣的引擎聲響起,她轉回頭就見夜狼閃電般地離開了夜市。

“瀾爺啊瀾爺,你到底在隱瞞什麼?”

心裡頭才這般想著,不遠處突然傳來一道女聲:“寵兒?這麼巧?”

寵兒轉頭望去,看到李婉婷向她跑來,很是意外。

她怎麼也在這裡?這A市是不是太小了一點?

“寵兒,你跟瀾爺也來這裡吃飯?”

李婉婷跑到她麵前,看起來心情很好,笑得格外愉悅。

“你也來吃飯?”

不想解釋柏景瀾的事情,寵兒岔開話題。

李婉婷伸手指向不遠處:“帶幾個兄弟過來夜宵,他們今天雖然戰敗了,但輸給你我認了。”

寵兒順著對方的手指望過去,看到了幾個行走過來的大男孩。

幾個人看上去就是遊戲界的人,身上散發著屬於那個領域的獨特氣質。

她冇有跨界搞遊戲,也不會打遊戲,還真有些擔心自己會暴露。

寵兒收回眼神道:“既然你帶人過來,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改天再聚,我請。”

李婉婷以為她跟柏景瀾一起過來,自然不會邀請她一起。

女人邁上她身前的台階,貼在她耳邊說道:“我有個不情之請,不知道你能不能幫我這個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