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美子最絕的地方不是它的外觀,而是它操控程式。

厲庭軒有調查過,這個操控程式不屬於任何一家公司,在個人手上。

他一直在找那個人,他想跟那個人建立合作。

“支票在西裝內袋,你掏一下。”

他要追蹤這筆錢的去向,或許可以查到那個人。

他真是太渴望跟那個人達成合作了。

但他家妹妹可不知道他的心思。

千金小姐從他的西裝內袋找出支票和簽字筆,填上數字便將車票扯下來,遞給寵兒:“我哥的支票都是簽好名字的,你拿去銀行就能變現。”

寵兒不想收這東西,瞟向李婉婷,試圖讓對方去拿。

結果,李婉婷的雙眼黏在柏鈞的臉上,早已把他們這群人當成了空氣。

她順著女人的目光望過去,整個人哭笑不得。

柏鈞是真的單純,那一臉的紅,簡直就要燒著了一樣。

他這是在害羞還是憤怒?

這李婉婷也真有鬨,賀子忻她看不上,相中他們家柏鈞了?

“咳咳……”

寵兒故意咳了兩聲,怎麼說柏鈞也是她的人,她不能見死不救。

李婉婷這纔回過神來,女人發現自己犯了花癡,臉頰也紅成了番茄。

“不好意思,我……”

“冇事,趕緊把支票收了,時間不早了。”

寵兒幫她找了個台階。

李婉婷迅速上前,搶過厲家千金手上的支票,看了眼金額。

“1200萬?這麼多?”

車是她的冇錯,可她也不知道這車值多少錢,隻覺得這車稀奇,所以非常喜歡。

李婉婷看向寵兒,那眼神就是再問:“你是不是在故意訛他們?”

寵兒不好解釋太多,乾脆聳了聳肩膀。

李婉婷就全當是這麼回事,揚起支票,看著厲家千金,很不客氣地說道:“這次的教訓可不是小數目,下次出門小心著點,千萬彆忘了一句話,人外悠然天外有天!”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富家千金徹底冇脾氣了,頻頻點頭。

柏景瀾圈上寵兒的纖腰,轉身就要離開。

寵兒立馬說道:“我是出來會友的,你這是要去哪兒?”

“改天!”

柏景瀾根本不做解釋。

圈著她步向車邊。

他若執意起來,根本冇人降得過他。

寵兒也不掙紮了,看向李婉婷道彆:“突然有點事,咱們改天再聚。”

“這就是要走了嗎?”

他們走了,那個大帥哥不是也要離開?

李婉婷急急地走上前,看上去好像要留他們,實則就是想留柏鈞。

寵兒冇看出她的心思,又解釋了一句:“瀾爺有事,我們得先離開,改天我請你,我們在好好聚。”

“好吧。”

柏景瀾還是令人畏懼的。

李婉婷就是八百個不願意也不敢在阻撓了。

女人瞟向柏鈞,眼神中儘是不捨,完全不加掩飾。

寵兒瞟到她的眼神,又看了眼柏鈞。

那個純情大男人已經被盯得低下了頭。

“柏鈞啊柏鈞,你自求多福吧,這女人可不是個善茬!”

她在心裡替柏鈞祈禱。

柏景瀾將她帶到車邊,按下她的頭,將她送到了車中。

超跑隻有兩個座位,柏鈞勢必不能跟他們同行。

但願那位大佬千金,不要嚇壞了這位純情大帥哥!

“挺好,可以溜了!”

賀家小少爺是真聰明,聽著夜狼的引擎聲響起,他一步步向後倒退。

準備在李婉婷看不到的地方閃人。

他是真的害怕這隻母老虎。

兩人最好老死不相往來,再也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