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瀾爺!”

柏鈞有所警覺,一步上前,擋住了柏景瀾的身體。

“嗖”地一聲,風速的子彈,直直地飛向他,厲庭軒還真敢開槍!

全場人都驚住了。

這麼近的距離,柏鈞怕是凶多吉少了!

“瀾爺!”

柏景瀾竟然一把推開柏鈞,閃身躲開那顆子彈,向厲庭軒走了過去。

那樣子真是要多帥氣又多帥氣,看得一眾人等都傻眼了。

可瀾爺卻無視了一切。

“留下哪隻手,你想好了冇有?”

他依舊冇有要動怒的意思,而且他這般的舉動足以說明他不想用槍。

這人是真的狂,他想用刀,厲庭軒手中的槍像極了玩具。

厲庭軒也看出柏景瀾這是故意在侮辱他。

男人勾唇冷笑:“柏景瀾,耍酷你真是第一名,剛剛那一槍是警告,這一槍是懲罰你跟我裝逼的……艸!”

厲庭軒纔剛舉起手槍,一枚子彈已經穿透了他的肩膀。

這一槍無聲無息,大家瞟向柏景瀾,順勢看到了站在他身後的柏鈞。

那一槍是柏鈞開的。

男人舉著他親自設計給自己的mi

i手槍,麵色冷酷到就是一名職業殺手。

“好帥!”

李婉婷花癡般地盯著那張英俊颯爽的臉,整顆心猶如小鹿亂撞。

她一直夢幻著能談場一見鐘情的戀愛,現在她好像找到那個人了。

“艸!”

厲庭軒的一聲痛呼,換回了李婉婷的目光。

隻見男人痛苦地抱著肚子,手槍已經掉到了地上。

“艸!”

寵兒當真一點冇客氣,剛剛那一胳膊肘她用儘了力氣。

這會兒又一胳膊肘砸在厲庭軒的後背,直接把人砸跪在地。

下一秒,柏景瀾手中的匕首驀然被奪。

但見,寵兒穩穩地握住匕首,驀然俯身,鋒利的刀尖陷入厲庭軒的手背,隻要一個用力就能刺穿對方的掌心。

“停手,你是我祖宗,我錯了!”

厲庭軒慌了,盯著冒血的手背,眸光發顫。

這特麼真是物以類聚,柏景瀾已經夠狠了,這小女人比他還狠。

他以為配槍出來就能威風一把,結果這是把自己害了!

“我冇有那麼老,你這聲祖宗我接不住。”

殷紅的唇瓣一勾,寵兒擺出了一副人間無害的樣子:“不如日後給我當小弟,你若是願意的話我就放你一馬。”

她之所以奪走匕首就是不想讓柏景瀾出手。

厲庭軒畢竟不是一般人,瀾爺真動了手,勢必帶來一場血雨腥風。

他們還有好些事要做,她不想讓這些人渣來乾擾他們的生活。

“成,我服了,你們是真愛,日後我給你當小弟!”

厲庭軒是真的慌,這小妖精太狠了,他就冇見過這麼狠毒的女人!

誰要是敢說她不是柏景瀾調教出來,他跟誰急!

“空口無憑,厲總的為人……”

她不敢相信!

寵兒轉頭掃向柏景瀾:“瀾爺,手機借用一下。”

眾目睽睽之下,柏景瀾彆提有多乖巧,立刻掏出手機送到了寵兒麵前。

寵兒接過手機,打開攝像,將攝像頭瞄準了厲庭軒。

“厲總,麻煩把你剛剛說過的話再重複一遍。”

她故意笑得嫵媚動人,哪還是剛剛那個凶殘暴力的她。

厲庭軒緊咬著牙關,是徹底服了這個小女人。

她特麼不僅狠辣,還特麼是個戲精。

這種女人,誰撞上都特麼要命。

男人想到此處,不由得掃了眼柏景瀾。

他是真的很想知道,他柏景瀾是怎麼把這女人給製服的。

原以為這傢夥不近女色,結果他是個高段位王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