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人是厲家大小姐,你隨便打聽一下就知道我是誰了。”

富家千金望向寵兒,簡直不要太得意。

“厲家大小姐!”

寵兒還真不知道這厲家是哪個厲家!

那群保鏢也動作了起來,負責開車的保鏢打開奧迪A8的後備箱,幾個人從後備箱裡拿出了鐵棍。

女人趾高氣昂地走到李婉婷麵前,猖狂道:“你不是讓我賠車嗎?我現在就賠你一堆廢鐵!”

寵兒當即看向李婉婷。

但見,對方眸光淡淡地看著那位富家千金,淺淺地揚起了嘴角:“我給你一個機會,跟我和我的車道歉,至於要不要抓住這機會你想好。”

“哈,真是笑話!”富家千金可不示弱,女人咬牙切齒道:“就憑你,讓我給你道歉你也配!”

“好吧,這是你的選擇,彆後悔。”

李婉婷依舊一派風輕雲淡,瞟向寵兒彎唇一笑:“瑪莎定製版毀了有點可惜,不過有錢難買我開心,能給我搭把手嗎?”

寵兒聽到這話有些意外。

這人好像看出來她有功夫一樣,她是怎麼看出來的?

算了,這個節骨眼,不是想東想西的時候。

“1V2,動手吧!”

李婉婷霸氣,她也爽快的不行。

四名保鏢見她向他們走過去,竟被她眼中的肅殺之氣嚇得節節後退。

“你們搞什麼鬼!”

富家千金感覺丟了麵子,惡狠狠地瞪向了那群保鏢。

“艸!”

女人的話音還冇有落下。

寵兒一記高抬腿,踢上了一名保鏢的下巴。

對方下巴脫臼,不得不用手捂住,她一記漂亮的轉身,一腳揣上了對方的腹部。

“艸!”

男人被踹飛一米多遠,其餘幾名保鏢都驚呆了,傻傻地站在原地。

李婉婷卻興奮的不行,一記高彈跳,一腳踹飛了另一名保鏢。

她已經很久冇有遇到過這麼合拍的朋友了,今晚不打到痛快怎麼行!

“啊!”

另一名保鏢的手腕被李婉婷扼住,骨骼好像都要被捏碎了。

他手部脫力,輕而易舉地被李婉婷奪走了鐵棍。

“接著!”

李婉婷將鐵棒丟向寵兒。

兩人彆提多默契了,寵兒接住鐵棒的一刻,富家千金不淡定了。

“你們敢,你們敢砸一下試試看!”

“那就試試看!”

“砰”地一聲,瑪莎的車窗玻璃碎了一地。

寵兒微楊著紅唇,再次舉起了鐵棒。

又是“砰”地一聲,瑪莎的前風擋玻璃也被砸碎了。

那位富家千金嚇得直哆嗦:“你們……你們這群暴力的女人……”

“哐——”

又是一聲重響,瑪莎駕駛位的車頂砸癟了一塊。

富家千金徹底嚇傻了。

他們還真敢砸。

她的車價值一千多萬呢!

這麼昂貴的車,她哥怕是不會再送她第二輛了。

心碎!

心臟劇痛無比!

“臥槽,厲哥,你快來看,你妹的車被人砸了!”

瀾苑大堂內響起一道男聲,站在門外的幾人並冇有聽到。

“哐當”一聲。

寵兒砸癟了瑪莎的引擎蓋。

兩道男士身影出現在會所門前。

“臥槽,不會這麼巧吧?”

上次被寵兒教訓了一頓,陸楓凱再看到她,整個人毛骨悚然的。

站在他身旁厲庭軒眯了眯眼,看到寵兒也忍不住內心激盪!

他還冇有忘記,上次這小女人是怎麼捏碎他手腕的。

疼,很疼!

可是他對她卻是念念不忘。

隻因這小女人太帶勁了。

是個男人都想征服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