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瑪莎駕駛位的車門打開,車上走下來一道倩麗的身影。

女子穿著性感,小露香肩又暴露美腿,這出打扮很明顯是出來嗨的!

“咚——”

無人駕駛又遭遇無情的一腳。

那道靚麗的身影指著美美子大吼大叫:“車上的人給我滾下來,快點下車。”

老爸送的生日禮物被撞了,李婉婷已經心疼死了。

現在這女人還張牙舞爪,簡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李婉婷推開車門下了車。

“下車!”

寵兒也推開了車門。

那女人敢如此囂張定然也不是個好惹的主,她不能亮著李婉婷獨自麵對一切。

所謂朋友,不就是將心比心嘛。

“哎,你彆下去,那女人能打的很,讓她自己處理就好了。”

賀小少爺可是個很會獨善其身的主。

他一把抓住寵兒的胳膊,阻止她下車。

寵兒回眸,皺起眉頭:“我說賀子忻,你什麼時候這麼怕事了?我怎麼好像不認識你了?”

“我這不是為了你好嗎?你今天才領證,新婚之夜大吵一架多晦氣?”

賀子忻扮出來一副委屈像。

他從前的確不是這樣的人,這幾年在商場上摸爬滾打,見得多了,他也就懂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了。

可寵兒的性子豈是他能攔得住的。

她一把扯開男人的大手,不屑道:“就這種貨色,你覺得誰會吃虧?”

說完,她也邁下了車。

賀子忻一看這情況,也趕緊下了車。

他家老閨動起手來,也確實不需要怕誰!

“你怎麼開車的!你乾嘛把車停我車後頭,你知道我這車多少錢嗎?你賠得起嗎?”

明明自己撞了人,這女人卻倒打一耙,囂張跋扈地抱起了肩膀。

嗬,又是個驕縱任性的富家千金?

寵兒才這麼想著,李婉婷已經邁開腳步,氣勢洶洶地向對方走了過去。

不好!

這是要動手!

寵兒瞄到李婉婷緊握的拳頭,快步上前拉住了對方:“還是賠錢比較重要,誰先動手誰就輸了!”

她故意提醒李婉婷。

萬幸,對方不是個衝動的主,李婉婷鬆開拳頭,同樣抱起肩膀:“談談賠償問題吧,你這輛瑪莎市價1100萬,你要是願意把車賠給我,我可以勉強接受,如若不然,我叫人來估價,請你準備好支票。”

“你還真會獅子大開口,就你這輛稀奇古怪的玩意能值幾個錢,頂多就是一輛二手改裝車,你想訛我你找錯人了!”

囂張跋扈的女人不懂車,隻知道學著一群名媛買超跑,她哪知道美美子是個貴族,指著李婉婷的座駕叫囂:“趕緊把你這破玩意開走,不然我就叫人來把它砸了!”

說完,她憤憤不平地打開包包,掏出手機發了條語音出去:“現身,我遇到麻煩了!”

寵兒聽到這話,瞟了李婉婷一眼,想看看這位千金小姐會不會也搬救兵。

結果,人家根本冇有那意思。

李婉婷抱著肩膀盯著那位富家千金,淡定簡直不能再淡定了。

不錯,這個朋友她交了!

很快,一輛奧迪A8停到了他們身旁。

車內走下來四個人高馬大的男人,恭恭敬敬地給那位富家千金彎下了腰:“大小姐,我們來了。”

嗬,這訓練有素的模樣,這是哪個豪門大戶的保鏢?

寵兒微微傾斜起嘴角。

站在他們不遠處的富家千金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指著美美子吩咐:“給我砸,我今天讓她認識認識我是誰!”

“你是誰?”

不等保鏢們動作,寵兒開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