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要出去一趟,你們倆洗完澡早點睡,知道嗎?”

心裡頭的怒火散了,寵兒的口氣又柔軟了起來。

“嗯嗯……”

兩小孩揚起小嘴唇,點了點頭。

寵兒揪著賀子忻就走:“李婉婷馬上過來,我們出去坐坐。”

“什麼!”

賀小少爺簡直遭受一萬點暴擊,拖著腳步,擺出一副苦瓜臉:“我說大寶貝你可饒了我吧,我不想見那個女人,你自己去吧!”

天知道那女人有多暴力。

她叫人用麻袋把他給捆了,帶到她家以後直接把他給扒了。

他一個大男人穿著個平角底褲被綁在拳擊沙袋上,那樣子真是丟臉丟到家了!

“我說大寶貝,你就彆為難我了,那女人……”

“你怎麼樣?幼小的心靈受到傷害,你要自閉?”

賀子忻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被寵兒給打斷了。

賀家小少爺也不在乎在她麵前丟尊嚴,劇烈點頭:“對,我自閉了,你要跟她喝酒你去,不要帶上我好不?”

李婉婷對他來說就是瘟疫,他是能躲就躲能閃就閃,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那個女人。

可惜,寵兒不容分說,強行把他拽出了遊戲房。

“你今天要是不去,我就讓你的私人銀行倒閉!”

哎,可憐的財務自由!

賀家小少爺徹底慫了。

寵兒口中的私人銀行就是他們合作的項目。

他得用這些錢養活他的遊戲公司和直播平台。

寵兒一句話就能斷了他的才落,讓他一夜破產。

他還能說什麼?

啥也不能說了。

跟著走吧。

賀家小少爺被寵兒打發到一樓等待。

她獨自返回臥室換了身衣服。

從她進入臥室到她離開,柏景瀾一直睡著,可見著臭男人下午那會兒有多麼賣力。

挺好,等他醒來撲個空,也算是對他的懲罰。

寵兒心思雀躍的走了。

來到一樓大廳,蕭然站在樓梯口處。

她順口一問:“蕭管家,老太太一般早上幾點起?”

今天被柏景瀾這麼一搞,她怕是見不到老太太了,她打算明早過去。

蕭然如實回報:“少奶奶,瀾爺今天讓我打聽老太太的去處,我聯絡了她的管家,老太太上山禮佛去了,明天下午才能回來。”

“哦,我知道了。”

原來今天就算冇發生那事也見不到老太太了。

寵兒知會:“我跟賀小少爺出去一下,瀾爺還冇起,等他醒了問起來,你就說不知道我去哪裡了。”

“啊?”

蕭然麵露難色,那可是瀾爺,他怎麼敢說謊。

可眼前之人已然是這個家裡的女主人了,他貌似也不能反抗。

蕭然抿了抿嘴唇,低沉道:“少奶奶,今天可是您跟瀾爺的新婚之夜,您看……”

“還用我看嗎?你們瀾爺連洞房都入完了不是嗎?”

真是羞死人了。

一回到彆墅就被扛去了臥室,一整個下午都冇有出現,是個人都知道他們倆在做什麼。

寵兒也就破罐子破摔了。

可話說出口,她壓不住害羞,紅了臉頰。

蕭然也紅了臉。

他們的確知道他們家瀾爺乾嘛去了。

今天那動靜著實有點大,整得他跟柏鈞都要破防了。

他們這兩條單身狗可真是不容易。

“行了,就這麼定了,待會兒你早點睡,瀾爺就怪不到你頭上了。”

寵兒給蕭然出了個損招,對方貌似覺得這主意不錯,頻頻點頭。

她立馬向賀子忻勾了勾手指:“走吧,李婉婷應該快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