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瀾爺,我陪您走一趟?我有話要問那傢夥!”

這哪裡是詢問意見,這明明就是想去,而且必須去的樣子。

柏景瀾不想在這個節骨眼惹寵兒不高興,索性點頭:“滿足你心願。”

說完,他看向蕭然吩咐:“兵分兩路,你帶老頭回彆墅,柏鈞跟我去醫院。”

“好!”

蕭然立刻跑走,去找柏鈞。

柏景瀾牽著寵兒來到路虎車邊,柏鈞百米衝刺地跑過來,幫他們打開了車門。

一行人返回A市,直接前往柏氏旗下的私立醫院。

寵兒被柏景瀾帶到病房門口。

躺屍般陷在病床上的柏世裘正呲牙裂嘴地哼哼著。

隔著病房大門都能聽到他磨牙一般的痛呼。

寵兒忍不住輕笑:“今晚回去好好犒勞一下Ki

g先生,這件事它乾的十分漂亮!”

背後。

柏鈞知道Ki

g就是柏景瀾的寵物老虎。

男人往病房裡瞟上一眼,目光落回到寵兒臉上,微微握起了拳頭。

難怪這小女人能變成瀾爺他孩子的媽。

這也是個人間活閻王,隨時能將人記上生死薄的主。

不過他喜歡,他不喜歡弱雞一樣的女人!

“那張臉,至於你笑成這樣?”

柏景瀾突然伸出手捏住寵兒的下巴,抬起,逼她與他近距離對視。

這酸到天際的醋味……

寵兒微微蹙起眉頭:“一個笑而已,我又不是麵癱,至於這樣?”

柏景瀾看著她,眸色深若寂夜,陰沉沉的:“溫寵兒,我不喜歡你對彆人笑,刺眼。”

寵兒:“……”

這還有冇有天理了?

她連笑都不能自主了?

這該死的醋罈子怎麼說翻就翻?

柏景瀾突然壓下頭,薄唇幾乎貼上了她的唇。

柏鈞就站在旁邊,他能不能收斂一點,這也太尷尬了?

寵兒抬手想要將人推開,可手才抬起來就放棄了她的想法。

他們可是來辦正事的,萬一把這人惹毛了,豈不是得不償失了。

算了,全當哄孩子了!

寵兒暗暗地深吸一口氣,伸出雙手捧上男人的臉頰,紅唇彎起一個美豔的弧度。

“瀾爺,您吃醋的樣子一如既往的性感,但現在可不是吃醋的時候,我笑是因為看到了柏世裘的疼,幻想的是疼死那人渣纔好呢,您彆想太多,咱先辦正事行嗎?”

柏鈞:“……”

他好像知道女人這物種為什麼會有毒了!

這副軟磨硬泡的模樣,確定還是剛剛拿槍的那個她?

乖乖,女人這物種還真是要非禮勿視!

冰冷無情的冷血動物,轉會身體,故意不去看寵兒的舉動。

他柏鈞可不想被女人擾亂了軍心。

“嗬!”

寵兒看到柏鈞的舉動,忍不住輕笑。

有時候這些個冷兵器也挺可愛,那麼僵硬的背影,誰敢說他淡定,那絕對是騙人的!

“進去!”

不喜歡她又看著彆人笑,柏景瀾拉下她的雙手,推開了病房大門。

柏世裘哼哼唧唧的聲音變得響亮不少。

躺屍在病床上的男人還冇有意識到有人進門。

寵兒定睛看向病床。

那人渣幾乎就是泡在冷汗中。

額頭、臉頰包括暴露在外的手背上通通浮著冷汗。

柏景瀾是真的殘忍。

瀾爺狠起來,比誰都要冷血!

“柏世裘!”

不打算浪費時間,寵兒主動開口。

躺屍在病床上的男人這才張開眼眸,一張慘白的臉側過來,看到柏景瀾的一瞬,虛弱無力地開了口:“柏景瀾,老子特麼的要疼死了,你讓他們給我打麻藥,你不能這麼對老子,怎麼說老子特麼的還幫你養了五年的兒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