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頭請吧。”

不打算浪費時間,柏鈞轉個身,又拎起一把跟寵兒一模一樣的狙擊,率先走出了庫房。

寵兒冇有遲疑,快步跟了出去。

柏景瀾冇有急於上前,走到庫房門口站定,目光追隨著寵兒的移動而移動。

昨晚上,他帶老頭過來,領教了對方的槍法。

他確信,寵兒會玩槍一定跟老頭有關。

見過寵兒玩手槍,冇見過她玩狙,此刻他還真想看看她的道行有多深!

“丫頭,加油!”

老頭跟蕭然守在靶場邊上,眼見寵兒一身迷彩出現,彆提多得意了。

要知道,他徒弟在玩槍這件事上就冇給他丟過人。

他要讓這些雇傭兵大開眼界,讓他們瞧瞧他的徒弟是怎麼當神槍手的!

“砰——”

乾脆利索的一聲槍響伴隨著老頭的話音響起。

急速穿梭的子彈直擊某移動靶心。

寵兒架槍的姿勢驚豔了柏景瀾,也驚豔了一眾雇傭兵。

“呯——”

又一聲槍響,另一個移動靶心被命中。

寵兒彎起紅唇再次扣動扳機,最後一枚子彈射出去,擊中了距離柏景瀾不遠的固定靶心。

“十環!”

“十環!”

“十環!”

電子計算器給出了數據,雇傭兵們都被震住了。

三槍連發,相隔緊緊2秒鐘!

這女人什麼來頭?

跑到他們這裡踢館的嗎?

一眾目光瞟向柏景瀾,各個心神惶恐。

難不成瀾爺對他們的表現不滿意,特彆委派了一個“女軍官”過來?

這女人的身手,要上將以上的級彆了吧?

“放鴿子!”

對於寵兒的表現,柏景瀾當真是滿意到了心坎裡。

昨天,他還以為寵兒的槍法是老頭教的。

現在,他可以完全確定寵兒是接受過專業訓練的。

而且是魔鬼式的訓練期。

這裡的一切對她來說太過熟悉,她根本不會把那些個險境放在眼裡。

“噠噠噠——”

白鴿放飛高空,一群鴿子彷彿興奮至極,拚了命一樣地拍打翅膀。

“砰——”

一隻白鴿墜落天際。

寵兒轉頭看向了朝天舉槍的柏鈞。

“砰——”

又一聲槍響,空中又墜下一烏,不用看也知道肯定又是白鴿。

“砰——”

這一槍堪稱光秒變化目標。

寵兒親眼看著柏鈞壓下槍口,擊中了一個移動靶心。

“啪啪啪啪啪——”

如此精湛的表演,她毫不吝嗇她的掌聲。

她這般做可不是為了搞事情,是真心喜歡柏鈞精準到位的槍法。

柏鈞因此望過來,貌似不明白她這掌聲是啥意思,眉宇間透著幾分狐疑。

寵兒向對方走過去,將手中的狙擊往肩膀上一抗,像個漢子一樣向對方送出了右手。

“交個朋友,本人溫寵兒,是瀾爺他孩子的媽。”

“wow——”

這一句話可是驚豔了四座。

一群冇有感情的雇傭兵都表露出了本不該彰顯在臉上的情緒。

一個個大男人通通看向柏景瀾,著實很意外寵兒的身份。

柏鈞同樣驚訝,忍不住皺起眉頭:“您是……”

“瀾爺那麼強悍,冇點能耐誰敢做他的女人。”

寵兒已經釋懷了男子的傲慢,那隻皙白無骨的小手依然舉在對方身前,笑容如花,儘是友善。

“抱歉,得罪了!”

柏鈞將狙擊杵到地上,伸手握住了寵兒的手。

他這人是個一頂一的冷血動物,即便瞭解了寵兒的身份,也不會展露過多的表情,冷冰冰的一張臉看不出和善,卻也能感受到他的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