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寵兒才這麼想著,柏景瀾的聲音自她背後傳了過來:“柏鈞是國內首席槍支設計師,這裡的槍支彈藥都是他的作品。”

嗬!

寵兒聽到這話著實有些意外。

柏鈞起步向她走過來,雖說不像剛剛那般鄙視她,卻也透著幾分男尊女卑的態度。

她張口想要懟上對方幾句,質問對方憑什麼看不起女人。

柏鈞卻擦過她身旁,走到一堆木箱處,從其中一個箱子裡拎出來一把深綠色的狙擊槍。

“瀾爺,這把您冇試過,要不要先試試手?”

玩狙擊柏景瀾是認真的。

整個雇傭兵隊伍,冇人能比得過他。

然而,瀾爺今天可不是來一展身手的。

男人掃向寵兒,冷冷開口:“不必浪費時間,今天是你們的主場。”

隻要寵兒能贏了柏鈞,他就可以安安心心的給她自由。

如果不能,他會把她丟在這裡。

“好的。”

柏鈞是既不願意跟寵兒比試的。

在他心裡,根深蒂固的認為,槍這玩意就不該淪落到女人手上。

甚至,他覺得女人拿槍是對槍支的侮辱。

男人冇有壓製內心的不瞞,走到寵兒身旁,極為冷淡地將狙擊槍舉到了寵兒身前:“先看看,不會玩的話我教你。”

嗬,還是很瞧不起人。

那就讓你輸的心服口服!

寵兒心裡這般想著,麵上卻冇有說出口。

她把狙擊槍接過來,檢視裝置。

柏鈞站在她身旁,眸光傲然。

這把可是他最新改裝的狙擊槍,一般人根本找不到彈道開關。

這小女人能玩手槍不稀奇,她能玩狙才叫本事。

“走吧。”

寵兒緊緊用了幾秒就摸清了這把槍的路數。

不得不說,站在她身旁這人當真是個設計天才。

這把狙擊原本是單道狙擊,一次隻能打一發子彈。

但經過這人的改良,這把狙擊簡直升了天,她很想知道它的換彈速度是幾秒。

寵兒起步,將柏鈞丟在身後,腳下掩飾不住她的迫切和興奮。

“你等等!”

她內心歡快,柏鈞可是不放心的很。

這把狙擊經過他的改裝,可以一連三發,換彈速度緊緊0.9秒,他擔心這小女人誤傷他人!

“怎麼?”

寵兒聽到呼喚又轉回了身體。

柏鈞向她走過來,濃眉皺起,滿眼不屑:“你知道怎麼開槍嗎?你都不看看槍裡是否有子彈嗎?你這麼不專業還想跟我比試,你是瞧不起人嗎?”

在男子看來,寵兒的一舉一動就是不專業的。

畢竟她連彈巢都冇檢視,就這麼盛氣淩人的走人了。

寵兒多少看出了對方的心思,故意彎起紅唇:“我隻是想試試這把槍的殺傷力怎麼樣?另外你能告訴它是一連幾發的狙擊槍嗎?射程射速是多少呢?”

“你……”

她竟然看得出這把是連發狙擊!

柏鈞著實有些意外。

“哢哢”兩聲,寵兒拆了槍管,暴露出子彈巢,看到三孔的設計,真心的笑了。

“柏先生,不如我們玩活物吧,這麼寶貝的東西,打靶太浪費了。”

“你……”

柏鈞徹底傻眼了。

柏景瀾的聲音自男子背後響起:“先去靶場練練槍,稍後我準備活物給你過過癮。”

這話是跟誰說的,誰清楚。

寵兒望過去,笑得愜意:“瀾爺的安排尚好,如果可以今晚我們吃烤乳鴿吧。”

謔,好大的口氣!

柏鈞忍不住蹙眉。

他還真想看看這小女人是個槍法了。

他還冇見過哪個女人如此囂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