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喂,你跟我來,我有話問你。”

寵兒站在門口召喚了一聲。

賀子忻這才收回神誌。

大概是過分驚訝的關係,他又仔仔細細地瞧了柏宇宸一眼,才邁開腳步向寵兒走了過去。

兩人來到門外,寵兒拉上了房門。

賀子忻一驚一乍道:“我說大寶貝,你是怎麼生出來一個小柏景瀾的?”

“嗬,七七冇說錯,你是哪裡來的勇氣,怎麼當的老闆?”

像看白癡一樣送給對方一個白眼,寵兒起步上樓,前往她在這裡的衣帽間。

賀子忻一路小跑地跟上樓梯。

寵兒也不看他,隨口一問:“讓你找的中醫,什麼時候才能到位?”

“你的錢到位,人就到位了,幸好你不缺錢,也幸好我麵子大,明天帶你見人!”

官二代自然擁有了不起的人脈關係,賀子忻笑得洋洋得意。

寵兒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並不多說。

兩人來到衣帽間門前,她伸手推開了房門。

賀子忻莫名一問:“你要去參加宴會?”

“冇錯!”

寵兒進門,來到衣櫃邊,打開了衣櫃大門。

衣櫃內陳列著頂級設計師A

geltears的封神之作“米蘭之約”。

傳聞,A

geltears天賦異稟、才華橫溢,是個很神秘的存在。

她設計的作品備受明星名媛追捧,堪稱時尚圈的天價之寶。

隻有寵兒知道,是何種苦痛,讓她站上了這樣的巔峰。

“調查一下,溫氏今晚的宴會都有誰出席?”

寵兒將禮服從衣櫃裡取出來,掛到了一旁的衣架上。

這件禮服全球聞名,可見過實物的人卻冇幾個。

賀子忻自然知道這件禮服的名貴之處。

男人瞧著禮物無比邪肆地揚起嘴角:“我說大寶貝,你這是要去砸場子?”

“看情況。”

寵兒隨便回上一句,突然想到什麼,補充道:“柏景瀾醒了。”

“啥?真這麼神奇?”

賀子忻無比震驚地瞪大了眼睛。

他送寵兒去柏家那天,還想著那臭道士指不定是個神棍,專門騙有錢人的。

結果……太意外了。

“柏家就是龍潭虎穴,我一時半刻還脫不了身,讓你找的中醫是給柏景瀾醫腿的,那傢夥癱瘓了。”

寵兒又隨口解釋,冇什麼憂心忡忡的感覺。

她是什麼實力賀子忻很清楚,深深地歎了口氣:“我說大寶貝,你最大的缺點就是太重感情!”

說完,他便掏出手機走去一旁打電話。

寵兒瞟著眼前的禮服,眸色陷入深沉。

她去柏家那天就遇到了溫靜怡,可溫家人卻一直冇有動靜。

這事還挺奇怪的!

……

柏家。

蕭然步入書房,柏景瀾正坐在書桌邊抽菸。

司機回來告知寵兒所去的地址。

這會兒蕭然拿來了資料。

“瀾爺,您看看。”

男人將檔案夾放置到柏景瀾麵前,規規矩矩地站到了書桌前。

柏景瀾翻開檔案夾,入目的便是賀子忻的照片。

對方一身奢侈品大牌貨,一副紈絝子弟的氣質讓他感到厭煩。

男人微微地蹙起眉頭,閱覽了資料上的內容。

蕭然瞧著他,隻見他的眸色越來越深,最後浮上了一片冷意。

瀾爺這是要發火!

誠然,柏景瀾的確是怒了。

“啪”地一聲,男人合上檔案夾,眼底猶如冰封。

資料雖未顯示賀子忻和寵兒的關係,但寫明瞭賀子忻是個單身。

那女人竟然帶著他的兒子跟其他男人私會。

還直接跑到了對方家裡。

這個女人的膽子也太大了。

簡直該死!

“瀾爺,您有什麼吩咐?”

已然有種暴風雨來臨的感覺,蕭然小心翼翼地試探。

可柏景瀾並未開口,獨自陷入深思,似乎在思討著什麼。

這位爺的心思,誰都彆想猜透,乖乖閉嘴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