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東西真的很神奇。

可是她不想要!

這東西就算可以為她擋災,可誰能確定它不會傷及無辜?

她每天都要跟七七和柏宇宸待在一起,她擔心這邪物對兩小孩產生影響。

寵兒伸手將玉鐲塞回給主持人:“太貴,買不起,我下去了。”

說完,她拉著老頭走下舞台。

四周圍的賓客們都注視著他們,心說:“這兩人到底懂不懂行啊?這麼寶貝的東西他們不要?真是讓人難以理解。”

老頭也表示不能理解,皺著濃眉滿臉不甘:“我說我的小寵兒,不過三億而已,你怎麼就買不起了?你不捨得花錢,那我送你好了!”

不就是三億嗎?

一場賭局而已,他們現在最不缺的就是錢了。

“你不是不知道那東西有多邪乎,我不要是怕給七七他們招災!”

寵兒不想對師傅隱瞞,說明實情。

老頭這纔想到什麼,連連點頭:“你說的對,是我考慮不周了,不過這地方我很喜歡,這地方是柏景瀾的嗎?那臭小子的能耐還真是不小呢。”

說著話,老頭轉回頭又瞟了眼主持人手中的血玉鐲。

他費勁千辛也冇能找到的東西,會出現在這裡,他不想佩服那臭小子,都不得不佩服了。

“柏景瀾有幕後身份,我懷疑他就是TK,但具體是不是我還冇有考證。”

TK是黑市珠寶商裡最為舉足輕重的那個人。

瞭解這行的人都知道,冇有他搞不到的東西。

人人敬畏,人人佩服,人人都想得到他手握的資源。

然而卻冇人見過他本人,根本找不到與之合作的途徑。

老頭就是那些人的其中之一。

他聽到這些話,又忍不住回頭看了看血玉鐲,如果柏景瀾真的是TK,那他願意跟他冰釋前嫌,他私人博物館裡需要一些引人矚目的“寶物”!

奸商就是奸商!

寵兒從老頭眼底看出了他的情緒。

但她選擇沉默,不打算揭發。

以現階段的情況來看,如果她不幸毒發,她身旁的這位老人家也是要交給柏景瀾的。

他們二人的關係可以更進一步最好,如果不能,她也希望他們能和平相處。

舞台上,主持人拿著血玉鐲簡直就是捧著一個燙手的山芋。

這東西送不出去,他比誰都著急,卻又無能為力。

麵若苦瓜的男子投遞給柏景瀾一個眼神,那意思就是在詢問,要不要宣佈今晚的重磅拍品流拍。

隻見,柏景瀾跟他點了下頭,隨即男人所在的升降梯緩緩落下,他漸漸淡出大家的視線,古琴演奏的樂曲卻懸梁三尺,久久不曾離去。

賓客區,寵兒帶著老頭回到桌邊,一個小服務生跑了過來。

“你好溫小姐,瀾爺叫您去大堂等他,麻煩您移步,我帶您過去。”

對方看上去十分有禮貌,貌似是知道她的身份,表現的小心翼翼的。

柏景瀾要走,就說明今晚冇有其他重磅拍品了。

寵兒心裡頭清楚,看向老頭說道:“走吧,帶你去吃夜宵,您的肚子應該餓了吧?”

她才這麼說著,老頭的肚子很應景的叫了兩聲。

早上吃一頓,拉了一整天,老頭多少有些不好意思,臉上燃起一抹尷尬之色。

寵兒看在眼中,偷笑在心。

這人老了真跟老小孩似的,有時候是挺幼稚的,但也不乏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