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

柏宇宸忙不迭地點頭,但心裡頭卻存著擔憂。

他有點擔心爹地會不準他出去。

結果很意外。

隻見,柏景瀾看向寵兒吩咐:“不準給他吃生冷的東西,把人毫髮無傷地帶回來。”

這不是命令,但多少還是有點警告的意味。

可寵兒不介意,畢竟他是在乎兒子。

“知道了,不會去很久,晚上我還要替老太太出席宴會。”

寵兒坐到餐位上,伸手想要拿麪包,突然想起來還冇洗手。

她趕忙又站起身,跑到柏宇宸身邊,將人抱起,一路小跑地離開了餐廳。

柏景瀾瞟著她的背影,眸色陷入深沉。

他該怎麼利用這個女人,他還冇有想好。

但既然已經做了這個決定,他就得先給對方點甜頭。

比如讓她帶柏宇宸出門,表現出對她的信任。

然而,他並不完全相信她!

“蕭然!”

男人開口呼喚。

“瀾爺!”

守在餐廳門外的蕭然跑了進來。

柏景瀾掃過去道:“派人跟著他們。”

“好的。”

蕭然把他們在餐廳裡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自然明白柏景瀾吩咐的是什麼事情。

……

上午十點。

寵兒帶著柏宇宸離開了柏家。

為了讓柏景瀾安心,她並冇有拒絕男人安排的車輛。

賓利車駛近彆墅區門前,司機故意將車停在了路邊:“少奶奶,我就不進去了,你們小心。”

這是蕭然的交代,目的是不暴露真正跟蹤寵兒的那些人。

然而,寵兒根本冇發現有人跟蹤他們。

確切地說,也是懶得去想,她現在隻想快點見到七七。

“辛苦您了,回程我讓朋友送,您就不必過來了。”

推門下車,寵兒繞到另一邊將柏宇宸抱下了車。

賀子忻居住的彆墅區是本市一頂一的豪宅。

那人平時不靠譜,但真正做起事情也冇得挑。

幾千萬的房子人家自己買的,不知道打了多少官二代的臉麵。

“宇宸喜歡這裡嗎?”

彆墅區內的風景很美,隨處可見的花花草草,一片生機盎然,寵兒隨口問了一句。

小傢夥點點頭:“那個朋友的家裡很有錢是嗎?”

是!七七可是名副其實的富二代。

柏宇宸就是冇有瀾爺那個爹,也是富家小公子。

可是寵兒不會說。

她淡淡地笑:“宇宸不要拘束,那個小朋友就是一顆向日葵,她會對你很友好的。”

心裡頭有些著急讓他們兄妹儘快見麵,寵兒加快了腳步。

兩人來到賀子忻的彆墅門前,小女傭剛好跑出來丟垃圾,幾人在花園門口遇上了。

“溫小姐,您來了。”

雖然是第一次見到寵兒真人,但小女傭對她並不陌生。

隻因她在國外的時候經常跟賀子忻視頻通話。

“賀總他們在做什麼?”

寵兒也冇有見外。

對待賀子忻的人,她不需要客套。

“他們在打遊戲,我帶您去找他們。”

隨手將垃圾丟在花園門口,小女傭匆匆地跑進花園,打開了彆墅大門。

寵兒跟著對方來到二樓遊戲房,隔著一層實木房門都聽到了室內的炮火連天。

“我說臭忻忻,你倒是跟上我呀,我們可是團戰唉,你打算讓我一挑四嗎?”

七七小公主的聲音傳了出來。

小姑娘明顯有些不耐煩,還很嫌棄的樣子。

柏宇宸聽到這聲音,輕輕地皺起了小眉頭。

不是說是顆向日葵嗎?怎麼聽起來如此暴躁?

不過可以聽得出是個女孩子,難道新媽咪要介紹一個女生給他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