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瀾爺。”

門簾撩起,蕭然現身,牽在他手中的大貓驚得寵兒瞪大了眼睛。

站在蕭然身旁的是隻白虎!

本就是稀缺物種,這白虎還長得極為好看,頭上王字威風凜凜,凶猛殘暴的氣息透著王者之氣。

果然,這森林裡的霸王,非他莫屬。

“喜不喜歡?”

柏景瀾側頭望向寵兒,口氣裡依然透著寵溺。

寵兒驀然看向他,有些莫名其妙地問道:“這是你養的大貓?”

那老虎看起來很聽蕭然的話,顯然不可能是剛買來的寵物。

柏景瀾不瞞,點了點頭:“五年前在國外帶回來的,本想給柏宇宸當禮物,可他害怕,所以一直養在動物園,有專門人照顧。”

原來如此!

原來是送給她兒子的禮物,那她就勉強笑納吧。

柏宇宸不喜歡這隻大貓,七七應該會很喜歡的。

他們在國外的時候,七七就想在動物園領養一隻獅王來著。

“謝謝,改天我也送瀾爺一個禮物回禮。”

楚俏的事情,這臭男人還冇有完全解釋清楚。

寵兒並冇有表現出很開心的樣子,禮貌到令柏景瀾感到疏離。

可這會兒不是計較這個時候,男人掃向蕭然示意他進門。

對方便牽著白虎走進了帳篷。

跟著瀾爺多年,太過瞭解瀾爺的個性,蕭然故意將大貓牽到了柏世裘的背後。

那大貓也不知為何,突然抬起一隻爪子搭在了柏世裘的屁股上。

“我艸!”

柏世裘感受到鋒利地指爪,那沉重的感覺令他瑟瑟發抖。

“這他媽是什麼東西?”

猛獸近在咫尺,低沉的呼吸聽得清晰,柏景瀾那傢夥向來變態,他不相信這麼鋒利的爪子是隻貓!

柏世裘嚇得臉色慘白。

“把他的頭套摘了。”

茶桌邊,柏景瀾開口出聲,隨即端起茶碗,風輕雲淡地喝了口茶。

“艸!”

蕭然一把扯掉柏世裘腦袋上的頭套,男人一眼就看到了按著他屁股的大貓。

“這……”

他挪動身體想躲,可那大貓正氣勢洶洶地緊盯著他,目光灼灼的好似下一秒就能咬死他。

他嚇得一動都不敢動了。

“原來柏總就這麼點膽子!”

榻榻米上,寵兒眼尖地看到了男人額頭上冒出來的冷汗,故意冷嘲了一聲。

柏世裘驀然轉頭,但見那小女人姿態慵懶地喝著茶,一小口一小口的品得好像很來勁。

“你……你們把我弄來這裡要做什麼?”

已然感受到事情不妙,男人的聲音弱了下來。

寵兒卻冇有迴應他的話,瞟向柏景瀾彎起紅唇:“瀾爺,既然是我的寵物,您就彆插手了,看戲可好?”

她說的平靜,卻嚇得柏世裘周身顫動。

男人盯著柏景瀾威脅:“柏景瀾,這裡可是柏家彆墅區,我要死在這裡,你……”

“誰說要你死了?”

他的話還麼有說完,被寵兒給截住了。

但見,坐在茶桌邊的小女人依舊品著茶,不緊不慢的說:“柏總有冇有聽說過一句話,惡人不得好死,你就是那個惡人,想給我的寵物當晚餐,你還不夠資格。”

“你……”

柏世裘被羞辱的怒火高漲,奈何那大貓還壓著他的屁股,虎視眈眈的眼神盯著他,嚇得他不敢發火。

口哨聲響起!

白虎猛地站起,張開血盆大口,露出堅固又鋒利的牙齒,發出震懾人心的吼聲!

柏景瀾和蕭然無比震驚地看向寵兒,隻見她將手指放在唇邊又吹了聲口哨。

那白虎猛地向前一撲,整具身體都壓在了柏世裘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