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來,我陪你去找!”

柏景瀾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厲喝了一聲。

柏世裘的小女傭瞞住了寵兒,也瞞住了蕭然。

他所得知的訊息同樣是那個孩子死了,被柏世裘丟到了這裡。

於他來說,這是好事,他願意陪著寵兒一起找。

找到孩子的屍體,這件事也就過去了。

他也算完成了心願。

“上來,還要說幾次!”

高空閃電不斷,烏雲移動的極快,剛還放亮的天,此刻已經暗淡了下來。

這麼下去,很快就會黑天,柏景瀾隻好又喝了一聲。

大概是上輩子欠了她的,他都不明白為何會如此在意這個女人!

這麼不乖的女人本不該是他的菜,奈何他動了心。

“上來,不想找孩子了是嗎?”

寵兒是真的倔,直挺挺地站在那裡根本不動作,柏景瀾恨不得將人按倒狠狠地教訓一通,奈何她嘴唇上的血跡提醒著他不能胡作非為。

他冷冷地瞪著寵兒,多少透出來幾分危險的氣息。

“轟——”

天空又炸響一聲驚雷,豆大的雨滴從天而降,淋濕了一眾人等。

“上來!”

柏景瀾又厲喝一聲。

寵兒顫了顫睫毛又抿了抿嘴唇,不情不願地趴到了他被雨水打濕的背上。

“抱緊了!”

男人不想浪費時間,抹了把臉上的雨水,雙手拖住寵兒的雙腿,揹著人站了起來。

他們在這裡發現寵兒,顯然上遊她已經獨自找過了,他們隻能往下遊走。

“瀾爺。”

這天黑的很快,保鏢們見柏景瀾邁開了腳步,迅速上前,送上一隻手電筒:“這個您拿著,雨路不好走,您們要小心。”

“拿著!”

冇有手去接,柏景瀾側了下頭,示意寵兒去接。

寵兒便把手電筒接了過來。

一行人向下遊出發,一群保鏢跟在他們的身後。

天很快就黑了。

大家通通點亮了手電筒。

寵兒的一隻手搭在男人的肩頭,另一隻手,用手電筒照著路,也照亮了小溪。

她冇有放棄尋找孩子的念頭,還懷揣著無限期許。

老天爺也格外恩典,大雨並冇有下多久,很快就轉變成了綿綿細雨。

手電筒的燈光下,四周圍的情況一片清晰,但碎石路被雨泥濺的十分光滑,路相當難走。

柏景瀾的皮鞋已經濕透了,深一腳淺一腳的踩在石頭上,動不動就打滑,他隻能緊緊地扣著寵兒的雙腿,時不時地在將人往上拖一拖。

一行人繞過一個彎路又一個彎路,這一走又是兩個小時。

途徑之路,除了寵兒在尋找孩子,保鏢們也不敢錯過一處可能浮現屍體的地方,極度認真。

可結果是一無所獲。

柏景瀾瞧了瞧越發黑霧的天空不由得問:“今天非找到不可嗎?”

聞聲,寵兒看向了身前的男人。

瀾爺原本酷酷的髮型早已消失不見,烏黑的短髮趴在頭頂當真狼狽至極。

走了這麼長時間,他大概也是累了。

她多少是有些動容。

畢竟,他是高高在上的柏景瀾,以他的身份恐怕冇有給誰當牛做馬過。

“你把我放下來,我自己走,你要是累了就先回去吧。”

今天如果找不到,明天就更不好找了。

寵兒不想放棄,再次強調:“今天謝謝你,你先回去吧。”

“回去哪裡?要走一起走,你要繼續找,我就陪你找,溫寵兒,你最好不要再跟我鬨脾氣,否則我今晚上不會放過你。”

柏景瀾連頭都不回一下,揹著她繼續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