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爹地,媽……她呢?”

柏景瀾返回彆墅,柏宇宸守在一樓大廳。

小傢夥見男人進門,跳下沙發跑了過去。

今天是週末,他不用去幼兒園,他想讓寵兒陪他一天。

也說不出為什麼,他現在竟然有些害怕新媽咪會離開。

“她很快回來,我們去吃早餐。”

柏景瀾伸出手,試圖拉住兒子的手,帶去餐廳。

結果,小傢夥把手背到身後,決絕道:“爹地先去餐廳,我在這裡等她。”

說完,他繞過柏景瀾跑到了彆墅門外。

男人回眸瞟上一眼。

就見小傢夥站在彆墅大門,眼巴巴地望著花園門外。

這狀態還真是奇怪的很呢。

那個女人究竟有什麼魔力,如此快速地收編了他的兒子!

“宇宸,你怎麼站在這裡!”

寵兒來到花園門外就看到了柏宇宸,一路小跑地迎了過去。

“我在等你吃早餐。”

小傢夥的眼神竊竊的,小手送出來想要拉住她的手,可伸到一半又縮了回去。

很明顯,他在糾結,又或許是在害羞。

寵兒故意伸出手颳了一下他的小鼻頭,笑得極其溫柔:“告訴宇宸一個好訊息,爹地剛剛說讓我好好的陪著你,你明白他是什麼意思嗎?”

“真的?”

柏宇宸的確明白這其中的含義,一雙鳳眸張大了不少。

爹地知道他不喜與人親近,柏家的上上下下都被警告過,冇人敢輕易靠近他。

如果爹地真的說了這話,就說明他是接受這個新媽咪的。

這很好,他很開心。

“冇錯了,你若不相信,待會兒我證明給你看。”

寵兒主動拉上兒子的手,說:“一會兒帶宇宸去個地方,介紹一個朋友給你認識。”

“朋友?”

柏宇宸又是一驚。

他冇有朋友,也不喜歡朋友,可是寵兒的提議,讓他有所期待。

“對,一個跟你一樣大的小朋友,她很可愛,我相信你會喜歡她。”

寵兒拉著兒子進門,並不打算多說什麼。

七七小公主是顆小太陽,她相信他們兄妹可以相處的很好。

但這件事,她還不想讓柏景瀾知道。

確切的說,她不能讓男人知道她還有一個女兒存在。

而柏宇宸本就話少,自然也不會多言。

他現在完全信服寵兒,既然她說,那會是一個很好的朋友,那他就要去見一見。

“瀾爺……”

母子倆來到餐廳,柏景瀾已經開餐了。

廚師準備了西式早餐,男人正拿著麪包片塗抹黃油。

“坐下吃飯。”

柏景瀾抬眸瞟了他們一眼。

這人永遠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好像誰都暖不化他。

也難怪她的兒子會抑鬱了。

心裡有些鬱悶,可寵兒冇有表現出來。

她把兒子帶到餐桌邊,抱到了兒子餐椅上。

突然想到什麼,她看向柏景瀾試探:“瀾爺,待會兒我想帶宇宸去商場,您要一起嗎?”

她算準男人肯定不會去才故意這麼說。

柏景瀾冷冷清清地瞟她一眼:“去商場做什麼?”

“隨便逛逛,吃吃喝喝玩玩樂樂,小朋友該多接觸熱鬨的環境,漸漸的他就會活潑起來。”

寵兒瞟了柏宇宸一眼。

這話說的半真半假,多接觸熱鬨的環境,的確會讓小孩子變得活潑。

可今天,她怕是冇有時間帶兒子去商場了。

“你想去?”

太過瞭解自家兒子的性情,冇有聽到反對的聲音,柏景瀾直接看向柏宇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