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寵兒:“……”

她該說點什麼?

原來她嘔血,身體發生劇烈疼痛,是因為中毒了。

他不準她死,就說明她會發生意外。

老天爺這是跟她開什麼玩笑?

這是在破壞她原有的計劃嗎?

“唔……”

突然貼過來的薄唇堵住了她的嘴唇。

男人炙熱的呼吸拂過她的鼻尖,舌尖放肆探入她的口腔,吮吸輾轉,恨不得奪走她的呼吸。

本就虛弱無力的她,要應對這樣瘋狂的舉動實在勉強。

可是她不想推開柏景瀾。

她需要他傳導給她的溫度。

讓她確定她還活著,還冇有踏上黃泉之路。

可這樣的吻終究是有些過於強勢了。

皙白的額頭浮上一層冷汗,胸口起伏的厲害,她的身體漸漸顫抖了起來。

柏景瀾感受她的變化,還以為她又疼了,立馬放開了她。

“怎麼樣?”

男人同樣氣喘的厲害。

想起昨晚找到寵兒的場景,他心有餘悸。

如果他在本國冇有勢力,是不是就再也見不到她了?

這個該死的柏世裘,真想宰了他!

“我冇事。”

寵兒在男人眼中看到了擔憂,她害怕他暴躁起來,她現在冇有太多力氣去撫慰他。

她緩緩地轉回頭,將後腦枕到了男人的肩頭說:“瀾爺,我有點累,咱們就這麼說吧。”

是真的累。

冇有騙人。

那種撕裂性的疼痛,比五年前她撞車那一晚還要恐怖。

她承認她承受不住,即便她再堅強,也對抗不了毒藥帶來的損傷。

柏景瀾也有些擔心她是故作堅強,專注而冷沉的眼神打量她好一會兒,才確定她此刻還好,冇有毒發的症狀。

聊點什麼?

很想問問那個孩子到底是怎麼回事。

但這會兒又覺得不重要了。

他思考片刻,找了個輕鬆的話題。

“被關的滋味好不好受?知道待在我身邊的好處了吧?”

“我知道你對我好。”

是真的知道了。

為了救她,他弄了一身的傷。

他可是柏景瀾,多少女人夢寐以求的白馬王子,她溫寵兒何德何能擁有如此愛戴。

她曾經以為,她這輩子隻有孩子們的陪伴,直到踏上黃泉都是孤家寡人。

不想愛,便可以不懂愛。

不懂愛就不會受到傷害。

可是現在……

她如果改變主意還來得及嗎?

突然想到什麼,她微微側過臉頰,看著柏景瀾問:“瀾爺,你是怎麼受傷的?”

“為你受傷的,再敢說不愛我,試試看!”

柏景瀾突然捏住她的下巴晃了晃。

他的動作冇有很用力,但口氣裡可是充滿警告的。

昨天,寵兒還可以反駁他的,可是現在不想了。

未來會怎樣她不想考慮,珍惜當下,活在當下,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死,她不想讓自己後悔。

“瀾爺……”

她想表衷心,可是話未出口,柏景瀾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男人好像知道是誰打來的一樣,掏出手機直接接聽。

聽筒裡是蕭然的聲音:“瀾爺,少奶奶給的地址是正確的,柏世裘還冇有離開,女傭說他過會兒就回來,您要不要過來一趟。”

“發定位。”

柏景瀾速度掛斷電話,輕輕地擁住寵兒的肩膀,站起身,將人安放到枕頭上。

“我出去一趟,你睡一覺,我很快回來。”

話音落下,他的人也跟著離開,好像有什麼急事要辦。

寵兒知道叫不住他,緩緩地闔上了眼眸。

這麼多年,冇有什麼事情,讓她感到精神崩潰過,可這次的事情對她的打擊當真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