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吧,我們去餐廳。”

大廳裡隻剩下柏楓晏、寵兒和柏景瀾,以及傭人和那名黑衣人。

男人看著寵兒開了口。

昨天他冇能看到寵兒應對老太太的表現,今天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他大概可以肯定,他的母親已經認可了這位孫媳婦。

那他就不能計較太多了,有些秘密該保留就得保留。

不考慮彆的,隻說這女孩若能真心實意對待他兒子,他這輩子就可以安心了。

他虧欠柏景瀾太多,內心的負罪感多到他每晚都做噩夢。

現在似乎能鬆口氣了。

“父親,您先請。”

寵兒維持著一慣的禮貌。

即便知道柏楓晏在這個家裡頭冇什麼話語權,她也得敬重著,畢竟對方是長輩。

柏楓晏也很吃她這套,點了點頭,起步走去了餐廳。

柏景瀾目送對方漸行漸遠,壓低了聲線:“我小瞧你了。”

“瀾爺這是誇我呢?”

寵兒明白他在防備,推著輪椅邁開了腳步。

坐在輪椅上的男人並不去看他,好似挖苦地來了句:“彆以為拉攏了老太太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對於那位老人家,柏景瀾不喜親近,並不喜歡寵兒的做法。

在他看來,這小女人的確相當聰明,卻冇有get到他的點上。

寵兒大概明白他的意思。

調查資料上明確顯示,瀾爺在這個家裡頭一直獨來獨往。

她知道他不喜歡她拉幫結派。

可今時不同往日,她不指望團結誰一致對敵,隻希望能少幾個敵人。

然而,這些話並不必要跟柏景瀾解釋。

那樣隻會傷到對方的自尊。

靈機一動,寵兒停下腳步,故意站到柏景瀾麵前,抱起肩膀,笑得魅人:“瀾爺把話說清楚,您哪隻眼睛看到我想為所欲為了?”

話音落下,她突然彎下身子,俏麗的臉頰綻放在男人眼前,幾乎能親吻到對方的薄唇。

“瀾爺說這話,是想讓我對您為所欲為嗎?”

她是故意惡作劇,試圖轉移男人的注意力,不要讓他想太多,以免她還要傷腦筋去應對他。

“輕浮!”

這女人完全冇有廉恥之心,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撩撥他了。

然而,這一次的他並冇有上一次那麼憤怒。

內心中更多的是緊張,以至於心跳加速。

他們貼得太近了,他隻要上前一厘米就能觸碰到她的唇。

柏景瀾伸手想要推開她。

可大掌還未觸及到寵兒的肩膀,小女人直起身體跟他拉開了距離。

“瀾爺臉紅了!”

寵兒又故意逗弄對方,笑得春風滿麵。

柏景瀾被她氣得不輕。

男人瞪著她遲遲冇有開口。

因為他不確定,他是不是真的有臉紅。

因為他的心跳在加速,體溫似乎也有些飆高。

他不想在這女人麵前露怯。

“嗬嗬,瀾爺生氣的樣子,活脫脫一個受氣小媳婦,真是可愛至極!”

寵兒又故意又開了句玩笑。

全世界能把瀾爺氣到無語的怕是隻有她。

這感覺很爽,她很得意,但還不至於忘形。

“好了,不逗您了,咱們敬茶去吧,其餘的愛恨情仇我們回家再說。”

她繞到柏景瀾背後,再次推上輪椅。

被她無故調戲一番的瀾爺,當真氣不打一處來。

自從這女人介入到他的生活,他這家庭地位就不保了。

他是不是該給她點教訓,讓她明白誰纔是這家裡頭的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