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寵兒盯著老冤種簽上大名,立刻給兔女郎使了個眼色。

對方走上前,將口紅放到了虞木堅麵前。

老男人急著開局,拿起口紅,抹了抹手指,匆匆地按下了手印。

寵兒彎唇,眸色卻極為淡定。

隻要她能控製虞氏,她就能控製全域性。

柏世裘那點小心思,就讓他先樂嗬樂嗬吧。

心裡這般想著,她忍不住掃了柏世裘一眼。

男人蹙眉瞪著她,貌似看出了她的心思。

她也完全不加掩飾,微微抬起下巴,非常得意地揚起一抹笑容。

“該死,中計了!”

柏世裘的牙根子都快咬碎了。

男人起步,準備阻攔虞木堅借款的事情。

奈何來不及了,他這路才走到一半,對方已經將借據交到了寵兒手上。

“小妹妹,你看看,哥哥這麼寫行不行?”

寵兒將借據檢查一遍,彎唇送上笑顏:“哥哥寫的字據總不會錯的,哥哥快坐下,妹妹還等著你帶我上天呢。”

虞木堅也著急。

心底的貪念未落,也想早點抱擁美人,老冤種揚著一臉笑意坐回到了椅子上。

寵兒又給他送上一記笑顏,然後看向兔女郎故意說:“真不知道你是不是方我,但願這一把牌不會那麼喪!”

外國人哪聽得懂她在說些什麼,可虞木堅聽得懂。

老男人邪笑道:“好了好了,消消氣,哥哥贏了才能帶你飛,你就彆難為人家了。”

“好吧。”

寵兒故意放平語氣:“發牌吧,看在哥哥的麵子上不跟你計較。”

這句兔女郎聽懂了,立刻招呼各位玩家下注。

這一次,冇人站在寵兒那邊,通通押注在虞木堅身上。

老男人忍不住開懷大笑:“哈哈哈哈哈,妹妹淡定,可不要生氣,氣壞了身子哥哥會心疼的。”

話音落下,兔女郎已經將紙牌放到了他麵前。

他來不及觀察寵兒的反應,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掀開紙牌的一腳。

梅花3、黑桃5。

兩張牌已經八個點了。

百家樂的規則,接近9點就算贏。

這把穩了!

老男人激動的手部顫抖。

桌對麵,寵兒直接揭牌了。

紅桃6,黑桃2,整9點。

“關牌!”

百家樂裡最大的牌了。

一眾玩家屏住了呼吸。

虞木堅輸了!

他們一眾人都輸了!

虞木堅也意識到了這點。

老男人看了看自己的8點,又看了看寵兒的9點……

他輸了!?

三十億,他輸了三十億!

他的運氣呢?

腦袋裡嗡嗡作響,情緒過於激動。

他騰地站起來,指著兔女郎大吼道:“你是不是在幫她抽老千?你們都是一夥的,你們是合夥坑我對不對!”

“我說虞總,您這可就小家子氣了,我不過運氣好纔拿到了關牌,您怎麼能懷疑我……”

寵兒是想使詐的,是想抽老千的。

她跟兔女郎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在桌下換牌,保證冇有人會發現。

然而,她今天的運氣實在是好。

這把牌她會贏,全憑運氣,她冇有人為操縱。

可虞木堅怎麼會相信她,話都不讓她說完,伸手指上她,瞪起眼睛。

“你敢說你冇有收買荷官?你們冇有作弊?你們冇有合夥坑我!”

“嗬!”

寵兒身正不怕影子斜,底氣十足的笑:“虞總這是玩不起嗎?您贏的時候可不是這番嘴臉,現在輸了……”

“你彆岔開話題,我懷疑這裡有人出千,我要投訴,我要叫督查,我要公道!”

虞木堅再次打斷她的話,看向一眾玩家挑撥道:“他們一定是出千了,不然我們不會輸的這麼慘,你們說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