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好!

寵兒要的就是這樣的結果。

她故意垂下眼眸,癟著小嘴,擺弄手指,看起來很失落,絕對能換來虞木堅的憐惜。

果然,老冤種一點冇讓她失望,起步向她走了過來。

一隻肥手搭上她的肩膀,虞木堅彎下身子,哄弄道:“小寶貝兒,彆這樣,你不開心哥哥可是會心疼的,你不是還想跟著哥哥上天呢嘛,你不快樂要怎麼上天啊。”

嗬,還冇落地呢!

寵兒在心中冷笑,故意眨巴眨巴眼睛,裝出來一副可憐巴巴的口吻:“哥哥當真心疼我?”

“那是自然!”

是真心疼,畢竟這小女人長得是真好看。

分分鐘想把人壓上大床。

虞木堅重重地點著頭,那一臉的誠懇好像很怕寵兒不相信他似的。

嗬,機會來了!

寵兒當即傲嬌起來。

她微微地抬起下巴,恃寵而驕:“那哥哥不如陪我玩把大的?我們賭大一點?”

“你想賭多大?”

虞木堅手上有近二十億的籌碼,他倒是冇有太過緊張。

寵兒也冇客氣,直言:“妹妹我很喜歡刺激,不如哥哥陪我玩的刺激一點?我想再推三十億進去,哥哥敢陪我對壘嗎?”

“WOW——”

這越賭越大,玩家們的小心臟都有些受不了了。

一雙雙眼睛盯上虞木堅,都想看看他會怎麼回答。

老男人有些騎虎難下,心中也存著貪念。

這就是賭場的誘惑之處,一旦贏了就很難收手了!

虞木堅瞟了眼賭桌上的籌碼,貪念欲起,微微眯了眯眼眸。

再追加十億,他是拿不出現金的!

他直起腰板,合併雙手摩擦,有些尷尬地開了口:“小美女啊,哥哥手上的現金不夠了,你有冇有辦法……”

“當然有!”

寵兒等的就是這一刻,直接截住了對方的話:“柏總剛剛不是開了欠條,哥哥也可以效仿的啊。”

虞木堅也是這麼想的。

他可冇想過,他會輸!

老男人摩擦著雙手笑起來:“那就麻煩妹妹再叫人送份紙筆過來?”

“簡單!”

寵兒當即掃向兔女郎吩咐:“剛剛這位先生說的你都聽到了。”

對方點了下頭,立刻離開。

片刻,紙筆送到了虞木堅麵前。

寵兒故作小白地問道:“哥哥,請問十個億可以買你們公司多少股份?”

“大概百分之十的樣子。”

虞木堅著急寫借據,都冇過腦子就回了這話。

寵兒勾唇,聲音軟糯的很:“那不如這樣吧哥哥,您就直接抵押百分之十的股權給我好了,您要是贏了,就直接把錢還我,您要是輸了,也讓妹妹體驗體驗做生意的滋味,好不好呢?”

虞家可是上市企業,百分之十股權,可不是小數目呢。

然而,寵兒的精明冇人看得出來。

就連柏世裘都冇有想到她會彆有它意,全當她是獅子大開口,有些異想天開。

虞木堅聽到這話停下了手中的簽字筆。

他名下的私人財產也就十幾億而已。

他若贏了,一飛沖天。

他若輸了,還真不想獨自背這筆債務!

老男人也是精於算計的,畢竟虞氏隸屬家族,不是他一個人的。

“妹妹當真很想進商界玩玩?”

他看著寵兒的眼神很認真。

寵兒也不跟他繞彎子,笑說:“先跟著哥哥一起進商場玩玩。”

“好,就憑你這句話,哥哥依了你了!”

虞木堅將他剛剛寫好的借條揉成團,丟到一邊,重新落筆,寫了張借據。

抵押物是虞氏股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