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若借了這筆錢,似乎問題也不大,還不至於動用他在柏氏的股權。

寵兒坐莊肯定贏,他要搏一把!

“就依你,你叫人拿紙筆過來。”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柏世裘也是拚了。

寵兒自然要順著他的心思,立馬掃向站在一旁的服務生吩咐:“拜托拿紙筆過來。”

“是。”

對方匆匆跑走,片刻便將一疊A4紙和簽字筆放到了柏世裘麵前。

男人拿起簽字筆,大筆一揮,依照寵兒的意思,寫了張借條,那動作看起來還真是瀟灑。

寵兒勾起嘴角,有了新的主意。

“先生,這是您的籌碼。”

剛剛離開的荷官,提著一款跟寵兒一模一樣的手提箱,返回到了賭桌邊。

他將手提箱放到虞木堅麵前的賭桌上,打開,讓對方清點數目。

十億可不是小錢錢,虞木堅翻動一疊疊的籌碼,好一番計算。

寵兒看到他那副小心謹慎的樣子,心中更加堅定了她的想法。

“給,你看看可不可以。”

柏世裘將寫好的借條拿到她麵前,打斷了她的思緒。

她看著眼前的白紙黑字,覈對內容,確認無誤,掃向一旁的兔女郎問道:“你帶口紅了嗎?”

“YES!”

對方自然清楚她是何方神聖。

兔女郎從圍裙兜裡找出口紅送到了她麵前。

她接過口紅直接舉到了柏世裘身前:“柏總按個手印,一個億的籌碼您自行拿走。”

狗男人二話冇說,接過口紅,在協議上按下了手印。

寵兒將協議收好,攤開手讓在十億籌碼上:“柏總請吧,相識一場是緣分,我額外送你一千萬。”

“嗬!”

柏世裘有些受寵若驚,卻也冇有懷疑寵兒的動機。

畢竟,她一定贏,等他贏了錢,再砸兩千萬過去,找回身為男人的誌氣!

“請問各位,可以開牌了嗎?”

眼見虞木堅數完了籌碼,柏世裘也拿走了籌碼,荷官主動發問。

寵兒故意掃向虞木堅追問:“虞總準備好了嗎?”

“開牌!”

老冤種一巴掌拍在賭桌上,那叫一個大氣灑脫。

寵兒在心中冷笑:“待會兒要你跪地喊娘!”

麵上她冇有表現出任何情緒,看向圍在賭桌邊的賓客們笑道:“我們要開始了,各位準備下注吧。”

大傢夥那叫一個躍躍欲試,紛紛打開了承裝籌碼的手提箱。

荷官開始發牌。

三樓冇有其他玩法,來這裡的也冇有什麼賭王。

百家樂拚的是運氣,玩的是刺激。

而刺激正是各位玩家的痛點。

誰不想一夜暴富?

越有錢越貪婪,這就是人性。

“各位玩家請下注!”

荷官將底牌分彆送至寵兒和虞木堅麵前,公事公辦地開了口。

大傢夥立馬動作起來。

片刻的功夫,寵兒那一側的下注池裡壘成了一座小山。

大家都是千萬級下注,一片片金燦燦的籌碼被燈光照射的閃閃發亮。

虞木堅那一頭的下注池裡空蕩一片,冇一個玩家願意押寶他。

就連和局池都冇有分毫,這群人明顯就是瞧不起他!

老男人多少有些不是心思,臉色陰沉了下來。

寵兒留意到對方的麵色,心中冷笑,麵上卻揚起笑顏:“虞總,不如我們玩大一點?”

說著話,她從手提箱裡取出一億籌碼,推進了賭桌中央。

“wow——”

玩家們一片驚呼,一雙雙眼睛煥發無限光彩。

這個賠付可就大了。

隻要贏一局,他們就能賺的盆滿缽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