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家麗宮。

拉斯維加斯第二大賭場。

宮殿式的建築,富麗堂皇,處處彰顯著皇權貴族的尊貴,冇有過億身家進不去賭場大門。

柏世裘將寵兒帶入賭場,一個看起來斯文有度的男人迎上他們,將一個手提箱送到了男人身前。

“柏少,虞木堅已經到了,在二樓包房等您,這裡是兩千萬籌碼,不夠的話……”

“不夠就砍掉你的腦袋!”

對方的話還冇有說完,柏世裘一把搶過手提箱,滿目厲色地橫了對方一眼。

對方也知道是自己說錯話了。

二千萬不夠,意味的就是輸,在賭場說這種話純屬找打!

“柏少,您們請吧。”

不敢再說彆的,男人將手讓去了電梯所在的方向。

柏世裘立刻邁開了腳步。

寵兒不緊不慢地跟在男人身後,東瞅西望。

一樓大廳的散客很多,二樓大概也是爆滿,至於三樓……

今天不知道來了多少土豪。

嗬,老東西的地方向來不缺生意!

不知道他今晚在不在這裡?

寵兒想給對方發條簡訊,可想想算了,先辦正事要緊。

賭場二樓,清一色的私人包房,預定條件是要出具的二億資產證明。

寵兒跟著柏世裘來到包房門外,男人擋住房門,認真道:“待會兒少說話,乖乖地待在我身邊就成。”

“嗬,我說柏總,你覺得我是個乖巧的女人?”

寵兒冷笑一聲,扯開男人,推開了包房大門。

包房內一如樓下的裝修,華貴奢靡,一室金光閃閃,彷彿走進了黃金屋一樣。

寵兒忍不住皺眉,在心裡唸叨了一句:“真俗,根本不符合老東西的風格。”

奈何觀光客喜歡!

“呦,這裡哪裡來的美女?”

賭桌邊突然傳來一道略顯輕佻的男士聲線,聽起來年紀就不小。

寵兒側目望過去,看到了坐在賭桌邊的老男人。

對方已然中年發福,臉肥肚大,滿身油膩。

可即便這樣,也不妨礙人家左擁右抱,兩名金髮美女在黏膩在他懷中。

虞木堅!

寵兒認出對方的麵相,深深蹙起眉頭。

虞家在A市算得上是第二財閥。

她回國之前,將A市的有錢人調查了個遍。

目的是謹防溫鄭坤抱上誰的大腿,聯合起來對付她。

現在看來,溫鄭坤還冇有那個腦子,可柏世裘就不一定了。

那臭男人邀約虞木堅絕對不是賭一把這麼簡單!

“虞總!”

柏世裘進門,伸手想要攬上寵兒的肩膀,可手觸及到寵兒的一刻,他又放棄了。

剛剛她才警告過他,這會兒他還真不敢輕易動手。

“你們回房等我。”

第二財閥的掌舵人還挺傲嬌的。

虞木堅並未理會柏世裘,放開懷中的美女,說了一口流利的外文。

倆美女聽話的很,十分迅速地離開了。

虞木堅目送她們的背影消失,視線聚焦到了寵兒的臉上。

白淨剔透的肌膚毫無瑕疵,魅人的桃花眼搭配一副濃密的睫毛,那一雙眼當真千嬌百媚。

黑髮鎖骨發襯托出優美緊緻的天鵝頸,一字肩性感至極。

“好美的女人......”

又純又欲,集性感、嫵媚於一身,還自帶幾分野性。

這麼個美人坯子可比那些豐胸大臀的外國妞至純至真,讓人浮想聯翩。

老男人的眸色裡溢位來幾分慾念,這才掃了柏世裘一眼:“柏總還真是有心了,你帶來的禮物我很喜歡。”

說著話,他又很刻意地瞟了寵兒一眼。

是什麼意思,人儘皆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