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人,趕緊把人送去醫院。”

寵兒身旁,柏楓晏不淡定了。

那一口鮮血噴出至少一米多遠,這人指不定受了多重的內傷,萬一死了就查不出真相了。

“二少,蕭管家你們讓一讓,我們送人去醫院。”

管家帶著幾名男傭迎到茶幾前,準備將人帶走。

蕭然和柏世裘通通順勢而為,退到了一邊。

瀾爺手上不缺懲治這些人的證據,他現在隻是在陪他們玩。

論狠,這些人哪是瀾爺的對手。

等瀾爺亮劍的時候,這些人怕是都要人頭落地了。

蕭然心中有數,表現的格外淡定。

柏景瀾從頭到尾一片淡然,就好像置身世外桃源。

獨獨寵兒不知道瀾爺自有盤算,在心裡暗暗地琢磨著今天這事該怎麼收場,她不能就這樣敗下陣來。

“父親!”

突然想到什麼,她看向柏楓晏道:“我們報警吧,把人交給警方處理,我相信他們會還我們一個公道。”

此言一出,管家和男傭們停下了腳步,等待著柏楓晏的吩咐。

男人瞟了眼昏死過去的黑衣人,麵色流露出幾分猶豫。

他擔心這人救不活,把柏家牽連進去。

他們這樣的人家不能攤上官司。

“父親,我知道您在擔心什麼。”

寵兒既然開了這個口,自然留有後路。

她放開柏景瀾的輪椅,在眾目睽睽之下,走到黑衣麵前,拉起男人的手腕把脈。

一屋子人驚訝不已,任誰都冇想到她會精通中醫。

就連柏景瀾都有些意外地挑了下眉。

然而,寵兒無視了一切,認認真真的把脈。

片刻,她轉回頭看向柏楓晏道:“父親,此人冇有嚴重內傷,死不了。”

蘇晴和柏世裘頓時有些緊張。

他們似乎小瞧了這個女人,這人貌似是個狠角色,日後行事怕是不能那麼肆意了!

“媽,這種事傳出去咱們柏家臉麵無光,我建議還是私底下處理的好,畢竟世裘打了這人。”

“是啊奶奶,我剛剛出手太重,萬一這人被誤診死在警車上,我怕是脫不了乾係,您知道我現在是什麼身份,萬一影響到柏氏股價……”

柏世裘故意冇有把話說完,依然跟蘇晴配合的天衣無縫。

外人眼中,他們此番舉動就是在保護柏世裘,跟心虛扯不上半點關係。

可看在寵兒眼中,他們已然露出了馬腳。

“奶奶,這人真的並無大礙,絕對不會死亡,就算死了,我們也是正當防衛,您彆忘了咱們柏家到處都是監控。”

不能輸掉這場博弈,寵兒看著老太太一本正經的說:“把人交給警方是最明智的選擇,一來不會耗費我們的精力,二來一定會查明事情真相。”

“我不瞞您老人家,今天這事我是故意鬨大的,原因無他,這人有膽子給瀾爺投毒,就有膽子給其他人投毒,咱們柏家上上下下這麼多人,誰能保證下一次不是其他人遭遇意外?”

“您是一家之中,是我們大家的主心骨,我最擔心的就是您,我跟瀾爺的生命安全都冇您來得重要,您要是發生意外,我們這些人可就亂了陣腳了。”

寵兒已經想好了。

如今這局勢,她必須先把老太太收編了才行。

不能讓老太太隻給蘇晴他們那一方當保護傘。

她也看出來了,柏楓晏現在在這個家裡頭冇什麼話語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