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

這女人簡直像個流氓。

柏景瀾惱怒不已,狠狠地甩開寵兒的手腕:“滾,從哪裡來滾回哪裡去,我不需要沖喜!”

女人這物種他從未真正的瞭解過。

這麼些年,他依舊緬懷那晚的女孩。

在他心裡,她是他的第一個女人,也是最後一個。

可寵兒並不知道,隻知道她既然來了,就不會輕易走。

她要名正言順地變成那對渣男賤女的小嬸嬸。

“不管瀾爺認不認可,我現在都是您的妻,上要伴您敬老,下要陪您愛幼,能嫁給瀾爺是我的夢寐以求,我不會輕易離開。”

寵兒還是那般自信:“我覺得瀾爺現在應該考慮的是,我要不要出去通報您醒來的訊息。”

好一個膽大包天的小女人,不但摸他還口出狂言!

柏景瀾斂眉:“我不承認你,你有什麼資格留下來?為錢、為名、為力?你冇有聽說我已經被奪權了嗎?”

“所以瀾爺還有什麼好嫌棄我的?難道我們不是同命相連?”

寵兒起身:“瀾爺看起來中氣十足,很明顯冇有生命危險,我也就不用擔心守活寡了,在瀾爺康複之前,我會照顧您的飲食起居,我想瀾爺是想通報您醒來的事情了,我出去宣佈好訊息!”

說完,她轉身離開,姿態那般灑脫。

柏景瀾望著她的背影,雙眸宛如寒潭。

這女人到底什麼來頭?柏楓晏給了多少錢纔會讓她這般留戀!

門外,寵兒邁下樓梯,管家守在樓梯口。

四十出頭的男子看起來沉默寡言,冷冰冰的像個雕塑。

果然什麼奴纔跟什麼主子,瀾爺的人,大概都是這麼清冷。

“麻煩您帶我去柏老的彆墅,瀾爺醒了,我要去通知他老人家一聲。”

“瀾爺……”站在樓梯口的蕭然微微一愣。

柏景瀾假裝昏迷,他知道內情。

可現在這是不打算裝下去了?

寵兒看出他的心思,淡淡一笑:“您要不要上去確認一下?”

蕭然是聰明人,聽她這般說,已然不用去確認了。

瀾爺的城府和運籌帷幄,他很清楚。

看來這位爺是真的不打算裝了。

“你跟我來!”

蕭然走去門口打開了彆墅大門。

寵兒跟著冷冰冰的男人前往了柏楓晏的彆墅。

兩人來到花園大門口,鏤空的雕花大門剛好被打開了,正要出門的溫靜怡出現在寵兒麵前。

“溫寵兒!”

對方看到她就像見到鬼一樣,嚇得花容失色。

當年那晚,醫生已經判了寵兒的死刑,之後她又命令司機將寵兒撞飛,溫寵兒不可能還活著。

而且事後他們找人確認過,那晚那條路上的確死了一個孕婦,他們故意冇有去認屍,任由官方自行銷燬屍體了。

溫寵兒怎麼可能還活著!

可眼前的這張臉,她早已嫉妒到發狂的程度。

她不可能認錯,難道溫寵兒真的還活著?

“怎麼了?不認識我了嗎?”

寵兒巧笑嫣然,就好像當年的事情全然冇有發生。

不打算理會對方,她繞開人準備走進花園。

溫靜怡一把扯住了她的手腕:“你到底是誰,你來這裡做什麼?”

寵兒依舊笑著:“你冇有認錯人,我就是溫寵兒,而且……你現在該叫我一聲小嬸嬸!”

幾年的磨鍊,她即便依舊善良,可終究是帶刺的,精緻奪目的臉頰綻放自信,氣場強大到令溫靜怡感到可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