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

“砰——”

“砰——”

漫天的火光,五彩斑斕,整個夜空仿如白晝。

一朵朵煙火炸裂開來,空中綻放出無數花朵。

夜空中,煙火連接成片,寵兒看得近乎於癡迷。

好美!

比她給七七買的煙火漂亮,色彩極其明亮。

“喜不喜歡?”

柏景瀾突然站到她背後,將她圈抱在懷中。

這份包裹,在這一刻,彷彿是全世界最安全的港灣。

寵兒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產生這種感覺。

內心的感受卻相當真實。

真實到她的鼻尖有些發酸,眼眶有些發燙。

她再次提起一口氣,穩住情緒,才轉回頭去看柏景瀾:“瀾爺這是哪來的興致?怎麼突然想到帶我來看煙火了?”

母親過世以後,柏景瀾是第一個帶她看煙火的人!

“孩子們也看過,這是特意給你留的煙火。”

無數煙火的照耀下,柏景瀾的眸色備顯深邃:“溫寵兒你聽好,隻要你不跑,你瀾爺願意把全世界都給你!”

寵兒:“……”

誰能告訴她,現在這是什麼情況?

這男人一提到這個話題,她就有點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他這是又多疑了?還是說在患得患失?

一個大男人怎麼還有這麼多小心思,真是讓人傷腦筋。

“砰——”

“砰——”

“砰——”

無數煙火再次衝上高空,柏景瀾伸手扭過她的臉頰,口氣依舊不帶有怒意。

“看煙火,有什麼話回去再說。”

好吧,這種情況也隻能看煙火了。

她到現在都摸不著這臭男人的脈,真是頭疼的很!

“砰——”

“砰——”

“砰——”

瀾爺是真心捨得,連續半小時的煙火冇有間斷,火光照射出的夜空都冒起了濃霧。

他們這不僅僅是在看煙火,也是在燒錢呢。

萬幸,他柏景瀾有的是錢,用不著她溫寵兒心疼。

“砰——”

最後一顆煙火炸開,金光燦燦的火花落下來,有點要落幕的意思了。

寵兒順口一問:“瀾爺,這就放完了吧?”

“啊!”

柏景瀾根本冇迴應她,輕輕鬆鬆地將她拎起來,扛上了肩膀。

她嚇了一條,胸口咚咚作響,整個人倒空在男人背後,血液一股腦的衝向了大腦。

暈!

本就帶著睏意,這麼一弄,她的大腦一瞬間就渾江了。

不遠處,蕭然見他們返回車邊,趕忙打開後座車門。

柏景瀾將寵兒塞到車裡,她靠在座椅上麵,眼前彷彿還在燃放著煙火,全部金光閃閃的小火花。

“瀾爺,我們回去了嗎?”

柏景瀾已經坐到了車內,蕭然便詢問了一聲。

“回去。”

男人做出迴應,他立刻關上車門,返回到駕駛位,將他們載回了彆墅。

這一路,寵兒的大腦都是昏昏沉沉的。

若是路途稍遠一點估計她都能睡過去。

“下車,早點睡。”

蕭然把車停至彆墅花園門外,柏景瀾發出了聲音。

這一聲還算平靜,可是以蕭然對他的瞭解,這一晚怕是要不平靜。

男人忍不住瞟了眼照後鏡,心裡頭替寵兒捏了把汗。

然而,寵兒還冇有意識到危險,一臉的無所畏懼。

算了,人家夫妻倆的事情也輪不到他插嘴,他還是趕緊閃人吧。

蕭然跳下車,一路跑回了彆墅。

寵兒聽到關門聲的那一刻清醒了幾分。

她緩緩地張開眼,撞上了男人瞪著她的眼,那一雙墨眸幾乎要瞪出來一樣。

這什麼情況?

剛剛不是還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