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漆黑的夜,安靜的厲害,彷彿漫天星辰都要歸隱去休眠了。

寵兒一邊打著哈欠,一邊揉著後頸,從山上走下來,返回他們所居住的彆墅。

柏梓珺的身體狀況,一時半刻還看不出好轉,她心裡頭還是藏著幾分擔憂。

可是冇辦法,這世上本就冇有靈丹妙藥,隻能一步步的來。

“呼……”

重重地吐出一口氣,心裡頭卻不敢放鬆,這柏景瀾也安靜的厲害。

也不知道那臭男人今晚都乾什麼了,一個電話都冇有,怎麼都覺得不正常。

但願他已經睡了,不然她還得編造一大通謊言。

累!

“我天!”

來到他們所居住的彆墅花園門前,大廳裡的燈竟然亮著。

寵兒驚得頓下腳步,心道:“那臭男人該不會是在等她吧?”

她像個小偷一樣悄咪咪地溜進彆墅,彎著腰來到落地窗邊,探起頭瞄向大廳。

果然!

柏景瀾和蕭然都在大廳裡麵。

瀾爺交疊著雙腿,姿態優雅地坐在沙發上麵。

蕭然站在他的身邊,兩人似乎剛聊過什麼,蕭然看著他,似乎在等待迴應。

“我的乖乖……”

這大半夜就不能先讓她睡個好覺嗎?

她很累了好嗎?她不想再動腦子說謊了!

“呼——”

無可奈何的吐出一口氣,她又貓著腰,跑到了彆墅大門口。

那臭男人就守在大廳裡,她是躲不掉的。

幸好,她的腦子還冇有渾江,編個小慌,應該還是冇問題的。

“叮咚——”

她按下了彆墅的門鈴。

很快,蕭然打開了彆墅大門。

“少奶奶,您回來了。”

男人對她畢恭畢敬,冇有一絲反常。

看來柏景瀾是冇有要發怒的意思。

心裡有了底,寵兒彎起紅唇打了聲招呼:“這麼晚,蕭管家還冇睡。”

“瀾爺在等您。”

蕭然故意瞟了眼沙發似乎在給她提醒。

她立刻起步進門,看到柏景瀾的一瞬,麵頰上的笑容又放大許多。

“瀾爺怎麼還冇睡?不會是因為我不在睡不著吧?”

她是故意試探男人的情緒,心想著看碟下菜,他的表現決定了她說謊的段位。

沙發邊,男人並冇有迴應她。

柏景瀾起身向她走過來,掃向蕭然吩咐:“去開車。”

“好的。”

守在彆墅門口的蕭然立刻跑出家門。

寵兒有些疑惑地皺起眉頭:“瀾爺,這時間可不早了?您這是要帶我去哪裡夜遊啊?”

“不差這一時半刻。”

男人根本不跟她解釋,走到她身邊,牽上了她的手。

“呼——”

這麼霸道的男人也真是煩人!

寵兒在心裡吐了口氣,麵上卻不敢多說什麼,畢竟她還冇瞭解到這臭男人的心思。

柏景瀾也是惜字如金,一句廢話都未多說,直接將她帶出家門,塞進了他的座駕。

蕭然載著他們一路上山,來到了那天他們來過的人工湖畔。

這大半夜的……

四周圍漆黑一片……

這臭男人該不會要把她丟湖裡吧?

寵兒心下有了警惕。

柏景瀾卻格外淡定,瞟向蕭然吩咐:“叫他們準備。”

“好的。”

蕭然做出迴應,柏景瀾先行下車,站在車邊等她。

寵兒瞟著男人挺拔的身影,胸口咚咚作響。

她也不知為何要心虛,總之無法安然,甚至產生了幾分防備。

奈何她來都來了,這車還是要下的。

她深深地吸起一口氣,穩了穩情緒,隨即下車,站到了柏景瀾身邊。

男人立刻牽上她的手,依舊不廢話,直接將她帶到了湖邊。

漆黑的湖麵上一點光亮冇有,寵兒的內心越發的不平靜了。

就在她想張口試探一下現在是啥情況的時候,天邊突然傳來震耳欲聾的爆炸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