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呼吸機……”

“給5ML糖皮質激素……”

聽筒裡還摻雜著其他聲音。

很明顯,這人渣不是在無理取鬨。

寵兒立刻就說:“我現在過去你家!”

說完,她掛斷電話,百米衝刺地跑回了實驗室。

幾位老人家還在整理實驗室的物品,她喚停他們的動作,又調配了一支藥劑,還讓老伯們幫她做了一份協議。

而後,她帶著針劑急速返回柏家彆墅區。

來到柏世裘的彆墅門口,彆墅大門竟然敞開著。

坐在沙發上的男人,抱著肩膀,瞧著她的眼神充滿敵意:“你是過來送死的?”

這麼暴躁的男人,寵兒一句話都不想多說,乾脆上前,將準備好的協議丟在男人身前:“把這個簽了!”

藥物雖然研發好了,但冇有拿到批文,不能用於臨床。

她不想被柏世裘抓到把柄,所以才準備了這份協議。

柏世裘拿起協議,十分仔細地翻閱一番,微微眯起眼睛。

他明白寵兒讓他簽這份東西,是為了規避責任。

其實,柏景瀾的兒子死不死,他一點都不在乎。

但現在,那孩子是交換他母親的工具,他還是要把人控製在手上才安心。

“你跟我上樓!”

男人從沙發邊站起來,先行邁開了腳步。

寵兒明白他這是打算簽協議了,索性跟著他上樓。

柏世裘將她帶到書房,站到書桌邊,大筆一揮就簽了那份協議,然後拿起協議送到她麵前:“去救他,不管是什麼結果,我都承擔得起。”

“嗬,柏少還真是深明大義!”

無比諷刺地冷笑一聲,寵兒轉身離開,早已看透了人渣的動機。

柏世裘望著她的背影,又一次眯起了眼睛。

這女人的性格當真很有特點,難怪會吸引到柏雲庭的注意。

這麼自信、冷情又有個性的女人,就連他都想挑戰一下,更彆說柏雲庭那種就喜歡挑戰的人了。

有意思!

柏雲庭啊柏雲庭,你遇到對手了!

樓下。

柏梓珺的房間裡已經迴歸了平靜。

幾名醫生守在床邊,密切地關注著小傢夥的情況。

寵兒透過幾人的身影,看到了坐在床邊的蘇晴。

這老女人怎麼回來了?

難道是老太太準她回來的?

“鐺鐺……”

寵兒輕輕地敲了敲門,走進房間。

蘇晴聽到聲響抬起頭來,看到是她眼底透出幾分不屑:“你來這裡做什麼?”

柏世裘冇有跟她說明,溫鄭坤找過他們的事情,也不知道寵兒已經得知了真相。

心想著隻要孩子在他們手上,她就還有一份底氣,她的臉上依舊帶著幾分盛氣淩人。

這個節骨眼,寵兒懶得計較,走上前,將柏世裘剛剛簽好的協議拿給對方看。

蘇晴翻看協議的時候,她仔仔細細地打量著兒子。

小傢夥安安靜靜地睡著,蒼白的臉色冇有一絲好轉。

真是苦了這孩子了!

心底泛起一股子酸澀,她走到醫生身旁詢問:“孩子的心率和血壓是多少?”

“一切正常。”

醫生下意識的迴應。

寵兒便說:“麻煩你們給我一支針管,我要給他注射針劑。”

“你們趕緊給她,快點!”

蘇晴已經看完了協議,這會兒簡直就是心急火燎。

這孩子是她從返柏家的工具,她必須確保對方還活在世上。

幾位醫生不敢招惹她,迅速找出針管交給了寵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