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

其中一位老伯重重地點了點頭。

隻要新藥上市,他們就有資金了,屆時醫院就真的可以起死回生了。

老伯拉著寵兒走到實驗台前,把幾種製劑都擺到了她麵前。

隻見,寵兒二話冇說,相當熟練地操作起藥物的配置。

那麼專業又專注的樣子,讓他們確信她在消失的這幾年裡,冇少在藥理學上下功夫。

大家都十分專注地看著她。

三小時之後,寵兒拿起實驗台上的試管,交給了站在她身旁的老伯:“麻煩您,在取幾隻小白鼠試驗一下,不需要等待很久,如果這管藥物依舊會對腦神經造成影響,一刻鐘內就能觀察出來。”

“是是,作用在腦神經上的病理反應很快!”

老伯接過試管匆匆跑走。

剩下的幾位老人家看著寵兒,眸色裡漾著複雜,似乎有些難以接受她的變化。

索性,寵兒走到他們身前解釋道:“各位老伯,埃爾德生物科技的創始人埃爾德教授是我的師傅。”

冇錯,她的中醫醫術是跟一個外國人學的。

很搞笑吧?

可命運如此!

“哇!”

幾位老伯通通張大了眼睛。

埃爾德教授是生物藥理學領域,神一般的存在。

全球每年推出的新藥之中,百分之八十來自埃爾德生物科技。

寵兒為了讓他們安心,也不介意再多解釋一句:“各位老伯放心,我絕不會輕易放棄這間醫院,我答應你們,早晚會把這裡變成A市最權威的存在。”

“好好好!”

幾位老人家頻頻點頭。

其中一位老伯走上前拉上了寵兒的手:“大小姐,您也放心,隻要您相信我們,我們就願意留下來陪你同甘共苦。”

“謝謝各位老伯的信任,待會兒小白鼠出了結果,大家就早點回去休息吧,身體重要,我還需要您們跟我並肩作戰呢。”

時至淩晨,寵兒的身體都疲倦了,更何況是這些老人家。

她掃向一旁的椅子,又道:“老伯們都坐下休息一下吧。”

“好好。”

幾位老人家乖乖地做了過去。

寵兒起步走去小白鼠培育箱,想親眼看看小白鼠們的反應。

畢竟是要給兒子注射的藥物,她要確保萬無一失。

一刻鐘後。

站在寵兒身旁的老人家興奮道:“大小姐,我們成功了,這多虧了您,不然我還不知道還研究到什麼時候。”

培育箱裡的小白鼠完好無損,活蹦亂跳,這說明他們的新藥可以上市了。

老人家雀躍的嘴角都快裂開了。

寵兒也很開心,然而這還不到慶功的時候。

她看向老伯道:“很晚了,大家都會去休息吧,明天我們正式提交臨床申請,爭取早日拿到批文。”

“好好,我們還要整理一下實驗室,不如大小姐先回去吧。”

“也好,那我就不在這裡礙事了。”

她都跑出來一晚上了,再不回去,柏景瀾怕是要爆炸的。

寵兒不打算多留,匆匆地邁開了腳步。

來到醫院外頭,漫天星辰籠罩著她,四周寂靜到令人感覺陷入死寂。

但黑暗過去就是陽光!

她轉回身看向破舊的醫院大樓,內心暗暗發誓,她一定要救活這間醫院。

“嗡嗡——”

突然震動起的手機,顯得格外突兀。

她摸出手機看到柏世裘打來,微微挑了下眉。

這人渣又找她乾嘛,命根子保住了就開始嘚瑟了?

寵兒接聽了電話。

柏世裘的吼聲傳了過來:“臭娘們,你兒子就要是死了!”-